文艺杂志百科

广告

茉莉花茶样的青春

2011-11-03 15:47:36 本文行家:lyee

茉莉花茶的青春,竟是从未改变。



茉莉幽香。茉莉幽香。


   作者/森林


明明是不想起床的,可是窗外晃眼的绿让人舍不得就此浪费了大好时光,阳光把整个校园宠的不像话,全身仿佛都披着菁华的嫁衣。我爱这秋日难得的宁静与明媚。就像我们偶尔小小迷茫却神采飞扬的青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总喜欢在书中,一点一点追寻关于古老的青春。好似每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都美的不可方物,最是那一低头的娇羞。待到二八,便成熟的如同饱满的麦穗,给人一种心神摇荡后反而安然的莫名微妙感受。


无论古人今人都仿佛对江南有着特殊的癖好,尤其是文人们,总把最惊艳的故事放置在那烟雨濛濛的四月天,于此结出一段佳话来。

比如那皮影戏《采桑子》“野花迎风飘摆,好像是在倾诉衷肠;绿草凄凄抖动,如无尽的缠绵依恋;初绿的柳枝轻拂悠悠碧水……看这一江春水,看这清溪桃花,看这如黛青山,都没有丝毫改变……对面来的是谁家女子,生得满面春光,美丽非凡!这位姑娘,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这位官人,明明是你的马蹄踢翻了我的竹篮,你看这宽阔的道路直通蓝天,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溅起我满身泥点,怎么反倒怪罪是我的错误?”

“你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你婀娜的身姿让我的手不听使唤,你蓬松的乌发涨满了我的眼帘,看不见道路山川,只是漆黑一片;你明艳的面颊让我胯下的这头畜生倾倒,竟忘记了他的主人是多么威严。”



静静的沉吟片刻。其实那个时候,根本没什么所谓交通,假若一个女孩儿像我一样出生在这个北方的小城,大概是一辈子也无法到达那梦中的江南吧。

那么她们又有着怎么的寂寞和浪漫,她们下着雪的冬夜会是怎样么度过。

猜灯谜?可是这貌似只是元宵节的消遣,更不是一般连字都不识的女子玩儿的来的。

打雪仗?可能小小孩子还会闹一闹吧。

一群朋友,围着火锅,彻夜聊天吗?更更是我毫无道理的臆想罢了。

那么我以一个现代人的处境和身份实在无法想象,因为太理性的我知已经清楚遥远的传说只是幻想。

甚至有的时候,做题做的不耐烦,感觉整个给身子都是酸的,赌气的想,若是仍一套化学题给李清照,看她起床还有没有心情问什么绿肥红瘦,哼。

但是合上书,仍是余香满口,想起曾经听到的一句话:大家的青春不就像这样,梦中走了许多路,醒来依旧在床上



思绪又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隔着一整片海的彼岸,那个被我思念的人,那个一点一点把古典的思维带进我生命的人,是不是也在看着同一天空的云,想念便不知不觉的蔓延。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当时我还从不痴迷遥远的过去和未来。




那是6年前的冬天,外面风吹的厉害。我百无聊懒的盯着图书馆的窗子,手边是一杯几乎全是苦丁叶的茶,当然还有我绝对喜欢的风草饼。

也许看起来根本没有一点诚意,如果跟谁说我是来好好看书的。

不经意的,从窗子里看见一个女孩走到我背后,打算拍我的样子,我猛的扭头,的确,我不认识她。

但是她眼睛眯成一条线,有藏不住的暖意和甜蜜,笑得非常自然,自然到让我以为自己判断失误。

正准备重新检索的记忆时,她静静的说:“你怎么知道我准备叫你,我们不会有心理感应吧。”

我暗暗的想这是个什么情况,难道我头发剪得太短,被误认做男生,遭桃花了。于是无语的陈述:“窗子里看见的”。

她咯咯笑个不停,我忙去唔住她的嘴,悄悄说:“拜托,这是图书馆,安静点,请问你认识我还是有什么事?”

她仿佛更开心了,指着桌子上仅剩的俩个风草饼,说:“我不认识你,可是我认识这个,我有点饿了,能不能请我吃。”

我疑惑的看看她,“只剩俩个了,你能吃饱吗?对面就有卖的,如果你是没带钱,我可以给你。”

可我话还没说完,她已经自然而然的直接拿起来开吃了。我不得不目瞪口呆,不过她很快解释,她讨厌大风,所以不想下楼,已经这样空着肚子一天了。

吃完以后,她干脆拿了东西坐到我身边,本以为她是个自来熟,很爱说话的那种,出人意料的,她一看起书来,立马敛了一身的飞扬,偶尔略略的皱眉偶尔有低声的叹气。我已经被公认为看书认真,她比我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整整5个小时,除了翻书,没有任何动作。



等到图书馆清人的时候,她终于抬起头,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你明天还来嘛?

我思索了一下,鉴于这是周围环境最好而且唯一有空调的地方,我肯定的回答,会的。

她揉了揉眉头,毫无生气的说,那好,明天在这儿等我哈。

回家的路上我推翻了N种假设,把这件事最终解释为我的人品爆发,即使我不是男生,能交到个美女朋友也是很好的。

基于这个论点,第二天我挣扎着离开温暖的被窝,很早就开始等。

而她终于在我没耐心之前姗姗而来,看到我已经坐在那,她没点一吃惊,依然慢条斯理,从包里拿出一袋风草饼递给我,还是热的。

呼呼,我一向知道刚出炉风草饼的是很难抢的,正想着该怎么谢她的时候,她又递过来一本书,博尔赫斯的小说集。

我很惊奇,极其惊奇,她怎么知道我最喜欢的作家呢?

好像知道我的疑惑,她写了字条,你昨天没有找到的,我记得家里有,就找了出来,所以来晚了。

嗯,我昨天的确在检索里找过,可惜书已经被借走了。

但是她的话不但没有减轻我的疑虑,反而让我更加好奇。检索仪上的字,不是这个角度能看到的,那么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很明显,她不擅长说谎,但我也暂时没非知道答案



后来,常常在这儿里碰见她,而几乎每一次她的头都低到书上。后来,我忍不住过去提醒她,这样会近视的。

她淡淡的说,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呢。我笑:“怎么会,你这么美,谁见了都会记住。只是怕打扰了你。”

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那你也不要喝那么浓的茶了,少放茶叶加一点茉莉,会很香。

我突然觉得,对啊,茉莉,再没有一种花比茉莉更适合形容她了。小小的,白白净净的,安然的,略带一点羞涩。不如牡丹那般引人注目,却自有一阵芳香,与众不同。

又想起以前曾有个人评价我的话:你真的好像一杯苦丁,看起来不甚漂亮,尝起来也是苦的,却让喜欢的人喜欢的不得了,不喜欢的人理解不了,但是是不是有那么一些时候,你门栏高的让人望而却步了?

一时间,心意流转,竟有点失神。不可否认的是,从那以后,我真的习惯了茉莉花茶,仿佛因此,人生也没那么艰涩了。


那天晚上,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



和她认识的时间愈久,愈觉得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巫女。因为她不可知的魔法,感觉的我的心慢慢静下来,找到的安置的地方。

她们班在北校区,而我们在南校区。所以2年,我竟是从不记得遇见过她



记忆其实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总是美化一些往事。怎样开始依旧清晰,而过程和结局却不免有很多已记不得。后来我想,大概一个相遇便已足够。成就了彼此的一段美好,就没有理由再赖下去了。毕竟相见不如怀念


世间是没有什么读心术的。她之所以知道我最喜欢《环形废墟》,完全是打听出来的

我对她没印象,不代表我们彼此真的从未照面。

那是前一年的情人节,我和同学到街上去卖花,战果的丰盛使得我心情大好,便把剩下一些冻坏了边的白玫瑰略略修饰了一下,送给了路上一个女孩儿,大概实在是兴奋吧,我说了不少祝福的话。

而昏暗的路灯根本没让我看清她的模样。微微记得她很瘦,眼神冷冷的,接花的时候也不曾笑一下,让我有一瞬的失落,不过毕竟年少,心情转得很快,也不甚介意。可我真的没有发现,那个女孩就是她,绿绿。



别看我们相识的这么不可思议,但我们的发展却没有多少波澜,绝不是小说里所描述的叛逆,什么外表甜美,心理伤痕累累之类的。

我是真的从里活泼到外,爱耍耍小聪明,考试前大大的埋头苦读,除了不可理喻的疯狂爱哲学以外,一切都很近人意。也像很多女孩儿一样,尝试过所谓的“淑女计划”,却屡屡以失败告终。

而绿绿却是真的很安静,只有在跟我讨论某本书而意见不合时,会咬牙切齿的逼我承认她的观念,而最让人崩溃的是每每我跟人说起她“恶毒”的这一面,她总是以微笑让别人不得不怀疑这件事其实是我的诬陷。

所以我偶尔会邪恶的说“看书、看书,你明天就要近视”。可是这个咒诅现在也没有实现,这让我无比沮丧。



相对我这个语文常常不及格的学生,绿绿在文学上算得造诣很高,没有她我大概永远不会走出哲学的拐弯抹角。她的字也写的潇洒大气,很不搭她的外表。弄得我在她离开后的好些年里,依然用着豪放的字体追寻着古时婉约的一阕。常生出莫名的感悟,比如开篇的那一小段包含了毫不浪漫推理的不知所云。




除了读书交流,我们还有一项秘密活动。叫做挚爱陌生人。

之所以绿绿当初接我的花都没有笑意实在是因为笑不出来。

那天是恰好是她的生日,而一向最爱她爸妈正在为分居闹的翻天覆地。大过年的,家里连人影都没。

看着街上的喜庆的团圆和甜蜜的情侣,就是我这样没心没肺,遇到那种境遇恐怕也难笑得出来。

听她讲这个的时候,我一阵一阵的心疼,忍住想狠狠抱她的冲动说:“没关系,以后你有我了,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的。”

她却仰起头,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说:“我知道,但你接着听。”

那天她等到很晚,等到爸爸回去,然后把那束花送给他,并给他这个说了一个事。

她告诉爸爸,哪怕是陌生人,一点给予就可以让人意想不到的开心,更何况是相爱的人呢。如果反而因为钱或一些不重要的东西丢掉了相伴的乐趣,是不是太不值了呢?

本来她爸爸就已经后悔把家里气氛搞的这么僵,听了绿绿的劝,又生出连女儿生日都忘记的惭愧来,更拉下面子,要挽回这段关系。父女一联手,很快,这段危机就告终了。

虽然我的煽情煽的很不对点儿,不过这个结局我很满意。

也就是从那以后,绿绿便喜欢制造些惊喜,送给她看着顺眼的陌生人。

以前做英语阅读的时候,老是有这种受到陌生人的帮助,而怎样怎样的感恩文章,一直觉得很假,没当回事。

那时候才发现,原来一个不经意的关怀,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连锁反应,于是我也理所应当的积极响应。


我们给偏远山区寄过衣服、日用品,为不认识的人点过歌,在节日的时候随便发匿名的祝福短信,偷偷给身边的同学定过生日蛋糕……虽然没有人知道,我们却做的乐此不疲。。

渐渐的,我们的重心转到了写诗上。常常留恋各种书店、图书馆。找寻古时候一切美的东西,反复讨论。虽说我们都不再相信胡编乱造的爱情。还是会

抄韵律回去研究,甚至谱上曲子。然后录好音,在豆瓣上找很多喜欢诗歌的人的电话,打过去。把东西放给他们。每一次,对方都是很惊喜,连连感谢。电话这边的我们谦虚着、心里却偷笑了几百遍。。



直到现在,我都坚定的认为那是我青春里最有意义的事。不张狂,深深的沉淀在我们彼此中间。成为最坚实的依靠。梦想未必很浓烈,却实施的恰到好处,满足了我们小小的心愿,完整了青春。

当很多年后,我居住的城市换了又换,喝茉莉花茶的习惯却从未动摇。就是记得那时的我俩像极了茉莉和茶,过着飘飘忽忽又很现实的生活

也因为本来以为茉莉花茶是味道最淡的,却不经意间浓了一生。茉莉花茶的青春,竟是从未改变。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lyee简子逸,文艺杂志百科创始人、之初青春人气网络文艺杂志主编,中国新秀人才发掘、时尚综艺娱乐网站之初网创始人,青春图书编辑,策划人,装桢设计师,曾为九零后多种书籍创作封面及插图,现致力于九零后后青春文艺事业发展、最青春新秀综艺娱乐品牌打造等。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