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杂志百科

广告

哪一张面具不忧伤

2011-10-29 16:30:45 本文行家:lyee

日光的辉光慢慢遮掩过黑暗,眼泪是那么一种温暖,漫过我的眼。对不起颜程,我不能对你微笑,对不起,我不能用自己的残损去给你幸福的完满。缘分的火光被我浇灭的那一秒,整个世界的繁华在我面前,我却只能看着你,淹没于人群中。 对不起,我所戴的每一张面具下,都只是忧伤的脸。

面具下藏着什么秘密。面具下藏着什么秘密。


作者/伊雯琳

2010年冬天的初雪。

每年下雪的时候我总是会给自己买一份礼物,那些被理智的病毒禁锢的思念,也会在雪地里幻化成眸底喷薄欲出的眼泪。如果你看见这个时候的我,一定能看到不带面具的我,没有欺骗,没有虚伪的晴朗,只有真挚的想念。

这一天,我走在漫天的碎琼乱玉里,突然发现街上的人都在盯着商业街的广告牌,那些大屏幕上平时都在播放一些宣传片,根本没什么值得驻足的。但是当我也仰望那片天穹的时候,我看见了那张在记忆中怎么打磨都依然熠熠生辉的脸。

所有的大屏幕上都是颜程,一个节目主持人说,“最近在各大论坛上出现了一个热帖,贴子上说,本人诚心出售自己,只要你的肩头有一个心形的胎记。这个帖子的主人很快被人肉搜索出来,原来他竟是房产大鳄颜氏家族的继承人颜程先生。今天我们把他请到了现场,请问颜先生,您这样做是为了炒作还是另有隐情?如果某个男人的肩头也有心形胎记怎么办?”

颜程温柔地笑了,“我在等一个人,曾经她还小,但是现在她已经够了法定结婚的年龄,我想对她说,请你回到我身边,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我都选择原谅。因为没有你,这个世界就是最悲伤的情景剧。”

眼泪默默放纵了想念,可是颜程你不知道,因为我不配,所以当年只能小声跟你说失陪,那么多漫长时光中的沉默都是我在忏悔。

 

 

认识颜程那一年我18岁,站在广场光怪陆离的情人堆里,见证着这个城市里参加接吻大赛的情侣们或情深意笃或意兴阑珊的脸。我不相信爱情,就像我不相信这个国家的GDP指数一样,GDP的原则是,你口袋里明明只有50块钱,他们也非得说你有100,甚至200。爱情也是一样,今天对你说我最爱的就是你了,其实潜台词是我还有更爱的。

我看了一下表,离比赛开始还剩下15分钟,于是我便径直走到主持人那里,二话不说就夺下她的话筒,“下面我为大家表演一段脱衣舞,哈……”我喝了很多酒,就那样拿着话筒转啊转啊就假装晕倒在地上,很多人围拢上来,直到有人对我进行人工呼吸。

我想这么长时间够子扬他们动手了,装晕了20分钟后,我猛地推开那个趴在我身上的好心人,“你醒了?”他开心笑道,我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位资深的帅哥,颜程身上那种仙姿佚貌的气质可不是周围那群贼眉鼠眼的家伙所能比的。

子扬从不远处跑过来,揪着他的衣领就要开打,但是这时却突生异变,人群中有人抢了我的钱包,颜程被子扬打了却还是奋不顾身地追着小偷跑出去,他身边的朋友们也跟着蜂拥而去。最后他把钱包交到我手上,我说:“我叫兰泽。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今天我请客。”

在颜程拿回钱包之前,他的一个朋友南乔告诉了我一件事,并跟我达成了一份协议,我答应了。从那一刻起,我跟自己说,兰泽,你要相信爱情,你要让他喜欢上你。而子扬知道我的计划后就没再找事。

颜程比我大3岁,但却比我更像个孩子,或许成长在爱的家庭里总是会磨去人早熟的双翼。那天英语课上,班主任将我上次期末考试的卷子拿出来,说是全班只有我没按照他的要求写作文。我本就不喜欢他,整天在我们面前叫嚣自己有多正直有多勤恳,其实背地里给家长们打电话公然要礼金的都是这个将正直勤恳的反义词演绎地淋漓尽致的人。他甚至要求我们每次写作文都提前背范文,而我讨厌按照程序化去做事。

于是那天我站在教室后门被他数落地一文不值。就在这时,颜程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他问班主任:“老师我想请问一下,你觉得白人们曾经对黑人赶尽杀绝是对还是错?”

“你是谁?不是这个学校的人就请马上离开!”

“如果您拒绝回答,我就把你刚才对学生人格侮辱的视频传到网上去,或者直接交给上级处理。”

“你!那当然是不对的。”班主任那满是横肉的脸上挤出极大的不悦。

颜程拍了拍手,“好,那么你对学生们创新性的抹杀跟人口屠杀不也一样么?唯一的区别是不沾血,但是祖国母亲的未来还真是一片阴暗,所有的青少年思维都一样,谈什么发展,谈什么先进?”

班里的同学们开始了小声的议论,颜程不管不顾拉着我从后门走了出去,我想起以前班主任总是在后门说某某同学,看见你的后脑勺就知道你在笑,那么那一天他应该也知道我离开的时候嘴角上最璀璨的弧度,叫嘲讽。

“做我女朋友吧,反正你们老师和同学都看见我牵了你的手,总得对得起他们的猜测吧。”那天我突然想如果那条路一直没有尽头该多好,女生都是这样的,即使是不相信也想要在虚无中梦想着永远。即使知道没有结果的爱终会像烟花,在极致美丽的那一点化为灰烬,却还是会以身带薪,选择用那一瞬间的美映疼他的眼。

 

 

和颜程在一起后,他问过我,那一天为什么会在那里说要跳脱衣舞,极度富有撒谎天赋的我说是被男朋友甩了。

“哈?被甩?像你这样既为国家省布料又为国家省粮食的美女,多环保啊,你看啊,你额不高脸不肿身材不像大水桶,不爱晒不洋派勤俭持家会买菜,他竟然甩你?”他看着我几乎平坦的前胸笑得恣肆。

“是又怎样?我是不喜欢你买的那些包,动不动就几千几万。你不知道你的一个爱马仕就够我们家一年的生活费。爱情不能被按价索骥,心与心之间的交流和长相守才是重要的。”

“好啦,我知道了。我会将对你的爱的最初体验转化为爱你的永久状态。”他抱住了我,我却因为这么一句美好的话而掉泪了,当时只道是寻常,却不知从我们相互牵绊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难以忘记他的每一句话。

他父母早就为他物色好了联姻的对象,只是他一意孤行,不肯接受,我曾经见过她母亲,她对我的敌意浅显易懂。我知道我们的开始就是一场分别的倒计时。

颜程说过,如果不是因为是家里的独子,必须继承家业,他一定会去北方,他喜欢那里的冬天。在漫天白色雪花里看着这世界上最纯洁的雪花,用自己的至纯遮掩住这个世界的肮脏,然后牵着心爱之人的手踩着雪花听那声响,那一定是幸福最简单最美好的样子。

于是我为他织了一条围巾和一双手套。他生日那天,他妈妈为他举办了盛大的party,而那位联姻对象徐珊雅也在。她穿着FCUK金色蕾丝蓬蓬裙,白瓷一样的脖子上紫色的施华洛世奇水晶盈盈欲滴,她站在客厅的楼梯上俯视着我,唇上的微笑似公主的骄傲刺疼了我的眼。

吃饭的时候,不知道她在哪里翻出了我织得围巾,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问我:“如果没有钱,那就干脆别送礼物好了,为什么一定要自取其辱呢?我觉得你适合织一个帽子,最好还是绿色的,那样才能显示出你的特长啊。”

我并没有生气,我知道她曾经派人跟踪过我,看见我跟子扬经常见面。颜程一把夺过围巾,“徐珊雅,这是我长这么多最喜欢的礼物,因为兰泽知道我喜欢北方的冬天。就算是兰泽织得不好也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谁也不能说兰泽不好,我妈不能,你一个外人更不能!请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后来我在洗手间里看见了红着眼的徐珊雅,她看着镜子里的我说:“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奇怪,为什么所有的电影和小说里的男主角永远都只看到女主角,她可以长得不好看,可以不温柔,可以不那么爱男主角,但是男主角要死要活地总是离不开她。所有人都只谴责女二号的无耻,但是没有人愿意站在女二号的立场上考虑一下,同样是女生,甚至是更优秀的女生,凭什么她就要忍受失去的痛苦?所以我特别理解女二号破坏那份美好的心情。”

“爱情的天平其实从来就没平等过,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知道的女一号永远都只有一个,既然现在颜程选择了我,那很抱歉,女一号不能辜负大多数观众,我不能将颜程让给你,你可以继续破坏,我也只能守护。”

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有眼泪流下来,我不知道当我说那些话的时候,是带着假装的面具配合自己的计划,还是真的顺从了心底的愿望。

那天晚上颜程没有送我,他妈妈拉着他问到底是选择家还是选择我,颜程斩钉截铁说选择我,“妈,现在又不是古代,我们家又不是统治阶级,哪里来那么多门当户对。你究竟是想让我选择喜欢的人幸福一辈子,还是要我选择你们的金钱牢笼痛苦一生?我喜欢兰泽,这是事实。”

“那好啊,有本事你们别靠着金钱活啊,有本事你现在就给我滚出颜家,一分钱也别花我们的!”

我及时地制止了颜程,一个人离开了。颜程的母亲说得对,那一刻我那么清楚地一遍又一遍默念着自己的计划,然后在夜里的大街上哭得像个孩子。

 

 

子扬找到我的时候,我喝了很多酒,在那家我们一直吃饭的小饭馆,子扬替我擦干了所有的泪水。“为什么哭?”

“因为师父啊。他的病怎么办?我们怎么办?”像是自问,我却不敢看子扬探寻的眼神。

“兰泽,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哭得最凶的一次么。”子扬轻声细语问道,所有的记忆在银色的月光下越发清冷如斯。

我生下来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了,因为患有先天性的恶疾。师父将我捡回家,那时子扬已经四岁了。师父因为腿残疾也被父母遗弃,后来因为找不到工作只能靠着骗人过活。

子扬和我很小的时候就到处骗人。那时候子扬总是在天桥上表演各种乐器,虽然他眼睛看不见,但是手却灵巧的很。而我总是等人群围得水泄不通时挤进去,因为当时个子小,穿梭在人群里偷钱包很容易。也有被人抓到或者当做淘气的孩子暴打一顿,或者是被好心人可怜赏一些钱。

在成长的过程里,师父总是教育我们,不可以流泪,不可以软弱,软弱是那些幸运人的专利,对于我们这些小人物,坚强才是最实用的面具。

许是看惯太多的世态炎凉,我从来没觉得生活有什么值得诅咒的,师父为了让我们更能融入社会,接触更多的人,让我和子扬都上学。升入高中之前的体检中,我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卵巢发育障碍。我一直发育迟缓,医生说,如果不坚持用药,我将做不成女生。

即使是这样,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可以诅咒的。所谓的生活其实就是生下来就活下去,于是我开始和各种男生交往,只要有钱,我都不拒绝。

直到有一次生物课上,老师讲到达尔文的进化论。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他说,母蝎子生下小蝎子后,那些瘦弱的有残疾的小蝎子就会被母蝎子吃掉。因为即使是长大了,它们也是残次品,也会被其他的生物消灭掉。

“残次品……”那个声音像是一条蛇,找准心底最柔软的位置狠狠咬下去。

我腾地站起来冲着老师吼:“就算是残次品,那也是生命。为什么不给它们机会,哪怕是会孱弱会受到欺负,为什么不给它们机会?”那天我从学校爬出来,趴在子扬的肩膀上哭了一下午。

我擦了擦脸上的泪看着子扬:“我都记得。子扬,你说公平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扯淡的词?我们的世界是个残忍的熔炉,国家只看重GDP,企业只看效益,有钱人家的孩子拿钱就能去喜欢的大学。就连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里也要优胜劣汰。所有人都只看到这个城市里钢筋混凝土的崛起,没有人在乎一个弱小者的存在。我们都只是残次品……我们不配得到幸福。”

子扬揉揉我的额发,温柔地说:“傻瓜。其实你哭的真正原因是害怕配不上颜程对吧。这也是我害怕你受伤的原因,我们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只知道,都有一个人希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属于你。”

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我听到外面烟花轰鸣的声音,我跑到窗前看见地上有人用蜡烛摆出的心形。我跑出去,看见颜程在烟花的微光中对着我微笑。

他递给我几样东西,我一看,一包“好吃点”腰果饼干,一包“爱尚”蛋糕,还有“好想你”红枣片,我顺着每个包装上被荧光笔圈出来的字迹看过去,就是“好爱你”。

“呐,我想对你说的话,已经被我用笔圈出来了。我妈今天态度很不好,我怕你会难过,但是呢,你又不喜欢那些包和首饰,没办法我只好想出了这么个点子。如果不喜欢我也没办法啊,都怪我妈生我的时候没施舍点浪漫的细胞……”颜程的话没说完,我已经紧紧抱住了他。他说过,最喜欢恋人间的拥抱,因为彼此的心可以贴得最近。

“兰泽,以后我们去北方吧,虽然你不记得你的生日,那么每年初雪的时候就当是你的生日好不好。”

 

 

颜程的父亲常年不在家。所以当颜程的母亲因为急性阑尾炎住院做手术时,我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颜程家的保姆正好那几天回了老家,颜程情急之下想临时找个人照顾他妈妈,但是却被我拒绝了,我知道要想让她肯定我,现在就是最佳时机。

做完手术的人6小时之内滴水不能沾。而后也只能暂时喝汤,吃点粥,大小便完全要在床上进行。

那天我在他家做好了海参汤,医生说病人现在只能吃点海参或者鲍鱼这样的海鲜,其他海鲜吃了对伤口愈合有害。回到医院的时候,徐珊雅和一些颜程家的生意伙伴都拿着各种礼品围着病床。

徐珊雅端着一小碗乳鸽汤正在喂给颜程的母亲吃,我上前夺下碗说:“对不起,病人现在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乳鸽汤应该清炖。”

看到我回来了,阿姨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兰泽,我想……”她吞吞吐吐地不好意思表达清楚,我早已心领神会便对周围的人说:“请各位叔叔暂且回避一下,阿姨她现在想小便。”

那些人都趁机说公司有事要离开,只要徐珊雅还在走廊上走来走去。我将便盆放在阿姨身下,然后将摇床摇起来一些。当我端着盛满排泄物的便盆推开门的时候,徐珊雅捏着鼻子厌恶地叫了一声:“兰泽!你搞什么啊,端着这么脏的东西出来也不知道提前说一声啊,弄脏了我的迪奥裙子,你赔得起么!脏死了,快滚吧。”

我故意开着门,我想这些话一定一字不漏地被阿姨听到,果然我没回头阿姨就冷冷地接话说:“珊雅,哦不,徐小姐,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等下我打电话给那家店,再给你定一件一模一样的裙子。”

我笑盈盈看着脸色愠怒的徐珊雅,和从楼下买完东西回来的颜程。

“阿姨,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徐珊雅马上跑进病房蹲在病床前,满脸委屈地诉说:“阿姨,你不知道,兰泽就是故意这样挑拨离间我和您的关系,她啊,一个毫无身份的人不就是图颜程的钱么。”

“够了,徐珊雅。我妈妈病的时候,是兰泽在白天黑夜地伺候着,又要喂饭,又要帮着清理排泄物。她从来就没说过你的不好,可是你呢,你除了能在这里显示你的娇贵之外还能做什么?”颜程说完就拉着徐珊雅离开了病房。

我起身也要出去的时候,阿姨轻声说了句:“兰泽,谢谢你。”

“阿姨,你不用谢我。我生下来就被母亲抛弃,我总想,如果我能陪在她身边,也能在她病了的时候照顾她该多好……”我哭着跑出去,在洗手间里我不停跟自己暗示,兰泽,你只是为了计划需要才多愁善感起来的,这不是真的你。这是你的面具,伪装的面具。你不能善良,你不能。

然而我忘记了,安德烈·柏瑟姆曾说过,我们都带着面具生活,等到必须摘下来时,却发现已经再也揭不下来。

 

 

我一直知道我们的未来会像是突然掉线的网络,马上就要是“该页无法显示”。奥斯卡王尔德说过,爱,始于自我欺骗,终于欺骗他人。

高考结束后,颜程就迫不及待地说是要办一个订婚的典礼,就当是为了高考结束办的狂欢派对。

那件我叫不上名字的白色抹胸礼服合身而美丽,高高的腰线下系着蝴蝶结,轻纱而蓬松的裙摆翘起,遮掩了我太过瘦弱的身材。Aee的黑色漆皮高跟鞋,外加施华洛世奇的华丽水晶项链。我肩膀上心形的胎记配着那闪耀的水晶,竟然也是别有风情。

颜程看见我的时候轻轻吻了一下我肩膀上的胎记说,“整个世界的繁华在我面前,在人群着中,我却只能看见唯一的你。”周围的欢呼声像是被自动过滤掉,整个世界不过是他眼底的一抹惊艳,和指尖上他沾染的温暖。

颜程将那枚一克拉的钻戒戴在我的手指上,我抬头看着他,他笑了笑:“我知道你当时很喜欢这个戒指。”

是的,那次晚自习我溜出学校跟着他在大街上闲逛,就被橱窗里那只卡地亚的戒指吸引住了。当时我们进去看了一遍,由于太贵,我就要拉着颜程出来,当时颜程拿出卡说要打卡,可是那个店员看了看穿着校服的我,阴阳怪气地嘲讽了几句:“我们这个店啊叫卡地亚,英文名叫Cartier,像你们这样的穷学生就算是刷爆了卡也不够的。”

在颜程发脾气之前,我拉着他跑到街边的小摊上挑了一对便宜的钢制戒指,我当时说:“这个多好啊,还是情侣戒,还不用看那个人的脸色,我就要这个,不过将来我一定要拿着这个戒指找你换个贵的。来拉钩钩。”

当时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楚,其实只要是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敢忘,不能忘,不想忘,俨然一个“三不女”。

颜程拉着我走到师父面前,他先是鞠了一躬,然后拿起话筒对着大厅里的人说:“请大家暂时安静一下,今天在我们的订婚典礼之前,我首先要宣布一件事。”他看了我一眼,轻轻握紧了我手,“其实遇见兰泽的那天,我和我的朋友正准备拍一个情景剧,我们当时想找一个陌生人,开始一段故事。但是对于那个陌生人,我们不告诉她情景剧的事宜。至于此后的发展,完全看她的配合度。

就这样,我在广场上看见了当时的兰泽。那天那么多情侣中,只有她一个人,单薄的像一片随时都可能被风吹走的叶子。只是那一眼,她眼底清冽的忧伤那么清晰得刺痛了我,于是我就决定选择她。

本来只是一个情景剧,但是兰泽却像是一个磁石,完全掌握了我的方向。我才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今天我当着大家的面保证,以后不管疾病困苦,我都会照顾她,直到最后的一刻。”

休息的时候,颜程跟师父询问我小时候的事,我还看见颜程将一张银行卡塞进了师父的手里。我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走到洗手间,颜程的朋友南乔早已经等在那里。

“你果然不简单啊,当初没看错你。这是你应得的报酬,不过你可要马上消失。因为我特别想要看到颜程那家伙失去心爱的人后那狼狈的样子。”南乔的微笑邪恶而动人。是的,其实我和颜程遇见的那天,南乔就已经告诉了我,他们要拍一个情景剧,而我要做的就是要颜程真正喜欢上我。南乔恨颜程,但是为了家族利益始终不敢在颜程面前表现出来。

当时一心想要钱的我便答应了他,只要在颜程喜欢上我之后消失,让颜程伤心欲绝,我就能拿到10万的报酬。

就在我走出去的时候,徐珊雅不知道从那里出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只录音笔。“兰泽,我说过的,你和颜程之间的幸福太过耀眼。总有一天会将你们自己都灼伤。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这段时间我已经查出你的身份了,骗子。你果然是个骗子!”

 

 

两年了,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当年我没有因为病情的需要收下南乔的钱,抑或当时看到徐珊雅后没有当场跑掉,一切又会是什么样子?

可是生活不是一个假设命题,生活更像是一个三段论,因为我开始的动机不纯,过程里假惺惺,综上所述,我们不等于我和你。

离开那座城市后,我和子扬用骗来的钱给师父换了心脏,但是后来由于排异反应师父不久就撒手人寰。那之后,我和子扬去了哈尔滨。只因为那里的冬天会有冰雕,会有漫天的雪花,会有某个人的愿望。

我和子扬不再骗人,而是本分地找工作。我依然需要不停地吃药,以保持着女子的身份。那天这座城市的第一场初雪里,我看见了苦苦思念的那个人。

那个节目最后,他说想要和我一起去这个城市的电信大厦看一次日出。

第二天的早上,我偷偷跑到那个地方,金碧色的日晖洒下来,不远处公园里的塔尖挡住了一丝光线,然后瞬间的白光将周围的一些广告牌上的字迹都遮掩了,于是那个“爱尚蛋糕店”几个字只剩下“爱”字,而旁边“兰泽服装”则只能看见“兰泽”两个字。

爱兰泽。

日光的辉光慢慢遮掩过黑暗,眼泪是那么一种温暖,漫过我的眼。对不起颜程,我不能对你微笑,对不起,我不能用自己的残损去给你幸福的完满。缘分的火光被我浇灭的那一秒,整个世界的繁华在我面前,我却只能看着你,淹没于人群中。

对不起,我所戴的每一张面具下,都只是忧伤的脸。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lyee简子逸,文艺杂志百科创始人、之初青春人气网络文艺杂志主编,中国新秀人才发掘、时尚综艺娱乐网站之初网创始人,青春图书编辑,策划人,装桢设计师,曾为九零后多种书籍创作封面及插图,现致力于九零后后青春文艺事业发展、最青春新秀综艺娱乐品牌打造等。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