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杂志百科

广告

红莲

2011-10-23 11:54:26 本文行家:lyee

红莲,是埋藏在记忆的那人。午夜的时候,我一个人端着一杯冷水,坐在阳台上看星星。月光不好,星星也没有几颗,远远望去不过是漆黑一片,宛如我现在的世界。没有光的世界,到处一片凄凉,冷清。晃了晃茶杯,眼光落在左手手腕上,那里,一朵妖冶的红莲开的正艳。我愣了愣,突然很难过。红莲哪,多年前说的一句话突然闪现在脑海里

红莲,是埋藏在记忆的一个人。红莲,是埋藏在记忆的那人。



           作者/风雅之韵


午夜的时候,我一个人端着一杯冷水,坐在阳台上看星星。

月光不好,星星也没有几颗,远远望去不过是漆黑一片,宛如我现在的世界。没有光的世界,到处一片凄凉,冷清。

晃了晃茶杯,眼光落在左手手腕上,那里,一朵妖冶的红莲开的正艳。我愣了愣,突然很难过。红莲哪,多年前说的一句话突然闪现在脑海里,一个人的夜晚,我像三年前那般,失声痛哭。

多久了,我都不记得了。微微记起的是那年的夏日异常的炎热,可我见到你时,你的手,你的眉眼,你的脸,却是那么的冰凉,刺骨的冰凉,我茫然的抱着你,却感觉不到你的气息,那一刻我才知道,这以后的漫长岁月,再也不会有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轻声唤我“小孩儿”了。

我在手心一笔一划的写下那在心中念了千遍的字“暮子绮”,这个以后终将封印在我记忆中的三个字。

我对林奕说,我要走了,回到我以前的生活中,从今以后,我们形同陌路。

林奕沉默了会,说,好。

站在车站,看着送行的他们,我伸手摸了摸脖子里的那个玉石,在心里告诉自己:“秦颜,这玉石若丢了,你便变去死吧。”

林昕站在林奕的身边,双眼通红,她难以置信的说道:“秦颜,非要这般吗?”

我笑了笑,轻轻松松的说道:“终归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们之间唯一的交集已经不在了,我留在这里除了被别人嘲笑,什么也不会得到。我秦颜虽不似你们这般的有骄傲的资本,但最起码,我不想丢掉自尊,就算在你们看来,那自尊及其卑微。”

林昕伸手想给我一耳光,手抬到中途,又无力的垂下。她冷笑:“秦颜,你够狠。”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转身离去。

我知道,若此刻我有一丝的不舍,林奕他们便不会让我走。我不能留在这里,你不在了,留在这里,我只有死路一条。

苏琳琳曾经给我说过一句话:“这世间最悲哀的事是,当你学会爱的时候,那个教你去爱的人却不爱你了。”当时听着只觉得好笑,我说那必不是悲哀的,不爱就不爱呗,没什么了不起。

我一直信奉,人之一生,不会只爱一人。

我对梁山伯祝英台这种化蝶的爱情,以及织女牛郎这种一生唯一的爱情,绝对是不相信的。

可是,暮子绮,你打破了我全部的信仰。

暮子绮,就让我最后一次纪念一下我们的那段离殇。

我记得第一次相遇时,我在姐姐家,匆匆忙忙的下楼,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猫。我穿着拖鞋,走到楼梯转角处,因为匆忙,未看到那一双白色的限量版耐克,自然是因为未看到那双鞋的主人——你。

你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像是看一个怪物。

我吐了吐舌,看着那个灰色的脚印,暗自思量了一下如今我的钱是不是够买一双一模一样的耐克,然后,在你开口之前,仓皇而逃。

你却在后面轻笑:“小孩儿,你的狐狸。”

我止了脚步,不是因为你没有说鞋子的事,而是因为你说“你的狐狸”,暮子绮,你知道吗,除了你,再也没有人说它是狐狸了。

当时我有一瞬的呆愣,直到你把那只众人眼中的小猫放到我的怀里,我才机械的说了声“谢谢”。

很久以后,我趴在你的怀里问你,当日你怎么就说它是只狐狸呢?

你挑了挑好看的眉,坚定地说道:“那本来就是只狐狸啊。”

再次见到你,是你来姐姐家吃饭。

我打开门,看见你便想逃。我在心里暗自嘀咕了千遍,求你别提那双鞋子的事。

还好你很配合,吃饭的那段时间,只字未提。

饭后,姐姐说让你带我在这个城市转转,她要去上班,没有时间。

我很不解的看着姐姐:“姐夫不是说让你安心在家带孩子吗?”

姐姐尴尬的咳了一声,瞟了我一眼:“没事业的女人容易失去家庭。”

我懵懂的点头。

你却在一旁平静地说:“那我就带她出去了,姐姐再见。”

姐姐十分满意的看着我们出去。

我觉得姐姐好可爱,这么急着把我嫁出去。

我对你说,我第一次来这个城市,我不喜欢它。

我以为你也会说你也讨厌,听那些喜欢卡偶像剧的姐妹们这样说过。或者你说你很喜欢,然后故意和我的意见相反,因为她们还说,有些男主角为了吸引女主角故意和她们意见分歧,然后,就怎么怎么样了。

我没想到你说的是你不知道。

你说,你讨厌一个人在外面闲逛。

我略带讥笑的说道:“怎会,像你这种有钱,长得又帅,还会缺投怀送抱的美人?”

你突然转过身,看着我,说道:“你吃醋了。”

呃……我愣了一下,我吃什么醋,我之前又不认识你,你这人的思维真是太具有跳跃性了。

而你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让我晕倒,你说:“秦颜,你做我的女朋友,行不?”

我想你肯定以为我会说不同意的。你想啊,我心里定然是愿意的,但是为了吸引你,一定会故意说不同意。

可是,暮子绮,你错了。玩一场游戏罢了,我很是喜欢。

所以,当我笑盈盈的说“好啊。不过我有个条件”的时候,你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说:“暮子绮,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这件事。”

你转过身,略带耻笑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我也不气,我们本来就不是真心。

我晃了晃手中的绿茶瓶子,笑道:“因为你在求我啊。”

我自然知道,姐姐不止一次跟我提起你,她说,子绮这孩子十分聪明,学习非常好,交际又广泛,又是懂事懂礼节的孩子,小颜,你的性子过于淡漠,试着和他做朋友,会有好处的。

我想姐姐最初定然想不到她那一席话将会带来多么悲痛的结局。

我成了你的女朋友,你身边的人几乎是在我答应你之后的30分钟内赶到我们所在的欢乐谷,一个个瞪着我,像是看着珍稀动物。

林昕问你:“暮子绮,为什么。”

你懒洋洋的靠在我的肩上,眼都不抬的说道:“不为什么。”

我想以我当时的心态,必然把你们之间的对话当做看戏。

就在我看得相当不耐烦的时候,一个挎着LV包包的女生走了过来。她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哪里来的村姑,竟然勾引子绮。”

我打了个哈欠,有点困倦的说道:“地球上,亚洲,中国的,请问你是哪个星球的?”

彼时,她烫着流行的烟花烫,头发染成黄色。

暮子绮,你知道,我不会骂人,能让我那样说一句话,真的实属不易了。

她倒也不生气,接着扔给我一张欢乐谷的VIP卡说:“去换了衣服,我要和你比蹦极。”

我看了你一眼,你笑的正欢。

我不动神色的说道:“好啊,正巧子绮刚要带我去呢。”

我成功的看得你的脸色瞬间变了。

暮子绮,你恐高,这我是知道的。

你会拒绝,这我也知道,所以,我说了一句你不能拒绝的话,我说:“暮子绮,你忍心看着你的女人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了吗?”

你很是绅士的说道:“我饿了,小孩儿,我们去吃饭。”

我想,当时我要是回头,那个女人的目光一定可以杀了我。

不过那日很悲剧,暮子绮,你定然不知我素来不吃荤食的。以前,每次吃了总是胃痛,后来吃药吃得厌烦了,我索性不吃肉食了。所以,当晚上我们在影院门前纠结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我那久未发作的胃痛,很悲剧的开始了。你看着我脸色苍白,无奈的说道,女生太娇气了吧。

我不怪你,所以,我自己回去。

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再次相见,是在五日后,你朋友的生日Party上。你很是自豪的说,这是我女朋友。然后,欢乐谷那一幕再现。

暮子绮,你觉得这很好玩。

所以,我告诉他们,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是他的女人。

然后,那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彼时,我才过了15岁的生日。

而你。不过16岁。

那一年,那个暑假,前所未有的好玩。

后来,开学了,你去了另一个城市上高中,因为你的人生已经规划的很好,你要出国,所以去那个省,会比较容易。

我们一年未见。

再见时,已是你的高二暑假。

你说,小孩儿,我高三考完试就去香港上学,半年后,去美国。

我低着头,“嗯”了一声,这着实和我没关系。

我彼时不过才上完高一。

你抱着我,痛苦的说,小孩儿,我不想离开你。

暮子绮,我想我对你的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再后来,暮子绮,你顺利的完成你的目标。

别人都说你聪明,机遇好。我从来不这么想。

暮子绮,我知道,你的付出定然比别人多得多,只是无人知道。可是,暮子绮,这些我都知道。就好比无论我去了哪里,暮子绮,你总能找到我。所以,暮子绮我能理解你说的“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的心境。

暮子绮,我们在一起四年,不长,也不短。

第一年,我爱你,就算知道没有结果依旧是不求结果的爱,哪怕是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

第二年的分离,一年的不联系,很多东西我都忘了。

我秦颜不是痴情的人,爱不得,那就不爱。所以,我用一年的时间忘记你。只是,彼时,我还不知,有些人,即便你看了一眼,也需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忘记。

再次见到你,你高考结束,顺利申请去了香港。

暮子绮,你不知道的是,在这一年,我之所以那么快的忘记你,是因为我找到了真正的知己。

我不止一次的跟苏琳琳说,爱人,首先是知己,然后才是恋人。

林奕站在我的面前,说,丫头,你何苦这般执着,明知道你不会赢。

若是遇见你之前,有人这么跟我说,我必然反击,因为昔日的秦颜是那么的骄傲,骄傲到决不允许自己输。可是,暮子绮,你用两年的时间教会了我成长,教会了我怎样看世间。

所以,我对林奕说,那我放弃吧,林奕,能借你的肩膀给我靠靠吗?

后来,林奕给我说,丫头,你试过用友情的名义爱着一个人吗?

我愕然,没有。我说。林奕,我没爱过人,所以不知道。

那是我第一次和林奕说那么多话。他说,丫头,你知道吗,林昕喜欢暮子绮,可是暮子绮呢,暮子绮那个混蛋,却说他只喜欢一个人,即使那个小孩儿总是惹他生气。

我靠在林奕的肩上,无奈的说,暮子绮真是一个傻瓜,林昕那么好的女孩。

彼时,我已经和林昕关系非常好了。你已经去了美国,这是我们相遇的第三年,你打电话说,秦颜,我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一个小孩儿了。

我”呵呵“笑了几声,说,可那小孩儿已经不喜欢你了啊,她已经忘记了那些过往。

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林奕站在我面前,无奈的说,丫头,你劝劝暮子绮吧,他若不爱林昕,就让她走,若爱,请他不要伤害她。

林昕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她足够的骄傲,得不到的就放手,从不执着。既然已然明确你不喜欢她,她定不会纠缠。这个女孩,拿得起,放得下。可是你因为我的那句“暮子绮,你和林昕在一起吧”固执的不放开。

暮子绮,彼时我高三,那是怎样的时光你应该知道。

我说,林奕,给我三个月的时间,高考结束我再想办法,好吗?

林奕抱着我,叹气,他说,丫头,你何苦呢。

是啊,我何苦呢。那本是你们的事,于我是没多大关系的。

成绩出来的那一个晚上,我们开着电脑,相对无语。即使那是在一般人眼里很好的成绩了,可是我不满意,我也知道,你肯定是不满意的。

最终,你说,小孩儿,去林奕的大学吧。

我最终也没去,我说,那不好,我不喜欢那个城市。

你任由我自己选择,你说,小孩儿,你果真是长大了。

我没有否认,暮子绮,你用这几年的时间让我学会了成长,也教会了我狠心。

我说,暮子绮,你让林昕走吧。

你愣了愣,说,好。

我以为一切终于结束了,去没想到,你的妈妈会来。

她看着我,满意地点头。

我甚是疑惑。

她说,颜颜,叫阿姨一声妈妈好不?

我摇了摇头,终归我和她没什么关系。

她说,颜颜,阿姨一直喜欢有个女儿,你做我的干女儿好不。

暮子绮,彼时我不知道你生病了。我想,要是知晓,我定然不会那样的决绝。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

所以,暮子绮,当我再次见到阿姨时,她苍老了十多岁。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就像六十几岁。

我趴在你怀里,咬着嘴唇说,暮子绮,你混蛋,为什么要这样。

你笑嘻嘻的搂着我,吻遍我的发丝,我的脸颊,我的眼睛,最后,吻上我的唇时,我可以感觉得到你身体的颤抖和冰凉。

暮子绮,你真有勇气,把我一个人扔在这世间,何其放心,又何其残忍。

暮子绮,你说你最大的成就,就是在四年的时间让我变得足够的成熟。

苏琳琳说,秦颜,为什么你和四年前完全不一样呢,为什么你的一举一动都有着暮子绮的影子。

苏琳琳说,秦颜,为什么你让我觉得陌生呢,为什么如今的你做事完美到让我觉得不真实。

苏琳琳说,秦颜,我害怕,我害怕会像失去暮子绮一样失去你。

我揉着她的头发,笑得悠然,我说,琳琳,我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你怕什么。

暮子绮,我不会无聊的寻短见,我要用我的余生,做两个人要做的事。

暮子绮,我在手腕弄了纹身,红莲。因为你说,你的女人是可以手执红莲,与你并肩剑噬天下的人。

我曾笑着说你好矫情。可如今想起来,一遍一遍的难受。

暮子绮,我的青春如此的短暂,短到我还未来得及看他的颜色,他便匆匆而逝。

我对林奕说,这多红莲,埋葬关于一个人的记忆。

林奕抬头看着天,说,好。

暮子绮,四年,我忘了很多东西呢,包括记忆中最深的,全忘记了。

所以,端着茶坐在阳台的时候,我在想,我爱着的那个男孩子,他长什么样呢?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lyee简子逸,文艺杂志百科创始人、之初青春人气网络文艺杂志主编,中国新秀人才发掘、时尚综艺娱乐网站之初网创始人,青春图书编辑,策划人,装桢设计师,曾为九零后多种书籍创作封面及插图,现致力于九零后后青春文艺事业发展、最青春新秀综艺娱乐品牌打造等。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