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杂志百科

广告

一世安好,再无昨天

2011-10-23 11:43:30 本文行家:lyee

再见,过去。再也不见。苏凡是在我趴在教室里硬邦邦的课桌上沉睡时,被那个讨厌的物理老头给带来进来的.其实我只是想动一动睡得僵硬的脖子,可是就在那一刻看到物理老头肥肥的大脸,于是顿时惊醒。当时我睡眼朦胧的看着那个站在讲台上一脸淡笑的苏凡,细碎的阳光漏过纱窗的缝隙洒入,落在他白色的衬衣衣角上,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似乎所有人都能看到他身上淡淡的光晕,吸引着所有的目光。我想我能肯定那种感觉叫忧伤,虽

再见,过去。再也不见。                                                                                                             再见,过去。再也不见。             

               作者/洛洛

苏凡是在我趴在教室里硬邦邦的课桌上沉睡时,被那个讨厌的物理老头给带来进来的.

其实我只是想动一动睡得僵硬的脖子,可是就在那一刻看到物理老头肥肥的大脸,于是顿时惊醒。

当时我睡眼朦胧的看着那个站在讲台上一脸淡笑的苏凡,细碎的阳光漏过纱窗的缝隙洒入,落在他白色的衬衣衣角上,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似乎所有人都能看到他身上淡淡的光晕,吸引着所有的目光。

我想我能肯定那种感觉叫忧伤,虽然不知道那么优秀的少年有些怎样的过往,但我却知道,因为几年前我也在一个人的身上看过同样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静静的看着讲台上笑的淡然的苏凡,那好看的眉眼让我心中会蓦然的难受,就像突然从鼻头生出淡淡酸气,怎么也不肯散去。其实我依然惊叹,他那种引人注目天生的魅力,可是我却无法关注。

可是这却大概我一生中最恐惧了一刻吧,因为我看到他身后的阴影中,站着一个一直低着头的短发女孩,就此我的眼光却再也无法移开。后来,我听苏凡对我说,洛羽,我一直以为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看的人是我,你知道当时我是多么的骄傲,多么的满心欢喜,可是为什么你的一句话就将我所有的希望彻底覆灭。

她瘦了,这是我心里唯一的想法,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明显的僵硬起来,而且动作是如此的明显,我甚至慌乱的碰掉了眼前用书垒起的城堡。屋里很静,却被这一声巨响彻底打断,一时间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可是我却完全看不到了,轻轻的闭上眼睛,将所有的视线都阻挡起来。

我真的能感到萧苒看着我的目光,两年了,她是找来了,不知为何,嘴角竟然露出一丝微笑,躲了那么久,终于可以解脱。听说有人在聊天时提过,从来没有见过我这副模样,那时我的脸色苍白的脸,竟美得惊人,我想,那是我所谓的同学对我这个恶心的女人最好的评价。

可是让我无比惊讶的是,出现在耳边的声音却是苏凡的,他温和的对我说,洛羽,你没事吧?我真的愣住了,猛然睁开双眼,看了看这个温润而内敛微笑的男孩,随即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短发的女孩的身上,万分疑惑,她,没有过来?

还有,他是谁。

看着我错愕的表情,苏凡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垂下眼帘,他说,洛羽,我是苏凡,我找了你两年。

我呆愣在那里,以为不知道如何答话,喉头中的苦涩和干哑瞬间让我无法出声,为什么,不该出现的人如今全都浮现眼前。

苏凡苏凡,我在口中默念,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笑,这个早已远离我世界的名字又清晰起来。半响后,我恢复了神色,轻轻地摇头,我说,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我能看到你笑的明媚的脸上兀然僵硬又在一瞬间恢复正常,阳光打在你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也许是因为周围风的吹动微微的颤抖,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充满了不可言说的负罪感。

 可是,我真的真的,不能再伤害你,我亲爱的,未婚夫。

萧苒从讲台上走下来,同样沐浴在金光中,毛茸茸的短发可爱极了,她的手指一如从前,沾染着淡淡的颜料色彩,她很瘦,白色的T恤套在身上显得有些宽大。

我想,大概所有人都不会想到,看起来这般柔弱的萧苒骨子里是怎样的倔强吧,她就是那般让人心疼的小孩,不会哭、不会闹,甚至在所有的亲人都离开世间,她都只是狠狠的咬着唇,不肯落下一滴眼泪。

就好像两年前,她只是用漆黑的眼睛盯着我,不说一句话,直到我哭得晕死过去。现在的她依旧用那淡淡的眼光看着我,不言不语,她就是这样,不想开口时就怎么也不说话,留我一个惊恐的愣在原地。

她,聪明冷静的让人害怕,而她的目光就像是一张回到我永恒梦魇的邀请函,让我浑身冰凉。

以后的日子,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苏凡一直跟在我的身边,永远挂着干净的笑容,可是。相信么,我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都能从其中看到浓浓的忧伤。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一定会被彻底感化,即使我是那般不可一世的女子,可是我却依然我行我素的留恋于酒吧与男人之间,醉生梦死。

我记得,苏凡在那一月后终归爆发,狠命的揽着我,冲我怒吼,他说,洛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如果你他妈的需要钱,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为什么你宁愿去找他们,也不找我?你一晚到底值多少钱,一千、一万、十万····

我看着苏凡清冷的目光,淡淡的笑,轻咧嘴角,对他说,滚,老娘不做你生意。

苏凡气愤的巴掌狠狠的落在我的脸上,我吐出一口血丝,在苏凡错愕的目光中,带着嘲弄的微笑转身离去,他只是想要拍醒我,却低估了我这两年承受能力几何倍的增长。

可是,只有一个人看到我的泪如雨下,只有萧苒,只有她听到我喃喃的声音,我在说,对不起啊,苏凡,可是,我真的很脏呢。

别人说爱是恨的源泉,我想这是对的,即使萧苒这般恨我,可还是守护在我身边,我脸上红肿的巴掌,让她又恢复其几年前小兽的模样,不要命的冲向苏凡,被我拉扯回来。

 

从小我便不理解,为什么这个先进的二十一世纪,为什么还会有那万恶的娃娃亲的存在,虽然那个传说的未婚夫一直生活在国外,但是带给我极其郁闷的感觉。

不过,我不敢对爸爸说取消婚约,因为那绝对是不可侵犯的雷区,外公决定的事,爸爸从来都会严格的履行,即使是我,也不可能违抗。

可是,我爱的人,叫萧澄,我能肯定的说他关于我所有的回忆与忧伤的源泉。

我想,从爸爸将他带回家时,便成了我一生的梦魇,可是我却宁愿溺死其中,宁愿万劫不复。

爸爸将萧澄和萧苒带回家,是因为几年前他少年时好友的破产自杀,听爸爸说他和妈妈大学时和萧澄的父母是同一个画画社团的成员。现在好友的妻子单独艰难的照顾两人,父亲找了他们很久,在外人的交口称赞中,终归在我11岁那年将他们带到了我的身边,但是我意外的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浓浓的恨意,是的,恨意。

那时,虽然我们还小,但是夕阳照在13岁的萧澄笑的淡然的脸上,美得像一幅画,似乎能轻易让人明白世间种种美好,其实真的存在。

可是他紧紧捏起的双拳和微笑着的眼底的冰凉,让我瞬间知道,他会掠夺去我的一切。然而,从我见到他那一刻起,便已经完了,因为我发现,即使如此,我依旧这般心甘情愿的落入其中。

那时的我,是那般骄傲的富家女,是所有人公认的宝贝,我的妈妈早已去了天堂,父亲没有再娶任何人,那是那样的爱着妈妈,那样的爱着我。因此任性的确是我的权利,不过我很开心,这样我可以毫无忌惮保护着萧澄和萧苒。

没有原因,只是我想,喜欢上一个人,那么你就想把所有的东西全部给他,我给他请最好的画画老师,静静的坐在他们身边看阳光的跳跃。

我从来没见过那个男生能像他一样,画出那般好看的图画,各种各样彩色的颜料在他的手中就像是伟大的魔术师的道具,绘出一片美丽斑驳的世界。老师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像他那般聪明和有天赋的人。

很多年后,我问起萧澄,是不是在小时便有了做花痴的潜质,在11岁便被美色给诱惑。

萧澄只是笑,最后好不容易装作的严肃的说,大概也就我愿意色诱你了吧。那时的他的眼睛轻轻的弯着,仿佛整个世界都承载不了他的笑意。

可是,我知道,他是真的很认真的说话,就算他装得再像,可是他忘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像我这般的了解他。

那时的我已经十五岁了,开始懂得爱情,可我在萧澄的眼内却看不到,即使他会在远离爸爸的视线时牵我的手,会亲吻我,会逗我开心。可是,我知道,他并不爱我。

我想我就是在那时真的确定,我是真的真的爱上萧澄了。因为就算我如此的疼痛与煎熬,可是,萧澄,我宁愿装作不知道,宁愿你一直陪在我身旁。

我想我连这种痛楚都能忍受,还有什么不能过去的呢。

可是,我是高估了我的能力。

萧澄,我收起了我所有的骄傲与天赋,只为你赢得那光荣的天才荣耀。可是,你永远不知道,这世上有两个女孩为你小心翼翼的掩盖着自己的光芒,是如此的爱你。一个是我,还有一个,便是萧苒。

该怎么说起萧苒呢,这个比我还要小一岁,让我无比疼惜却又极其害怕的女孩子。

在我最为狼狈和无助的时候,好像总是她陪在我的身边。

十六岁那年的生日,我无比欣喜的彻底从女孩蜕变为女人,萧澄,我是多么高兴啊,我以为在那个疯狂的夜晚,你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无论是谁都不能撼动着一切。

你微微颤动的嘴角落在我的唇上,眼底掩不住的欣喜与激动,让我错觉你真的有那么一点爱上我了呢。可是,我是多傻的孩子,只会如此的自我催眠。

萧澄,我是什么时候对你开始积累仇恨了呢,大概是你在我们缠绵的第二天夜里便带我看到了我死死也不会忘怀的一幕。

我一直以为对逝去的妈妈钟情至深的爸爸,和萧澄的母亲居然睡在一张床上,我可以清晰的听到他们的说话声,他们说看吧,萧苒多么像我的爸爸啊。

呵呵,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所谓的美好世界就此颠覆,真是我的好父亲啊,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母亲还依旧好好的活在世间!那时的我根本不懂得何为隐忍,在两个恶心的家伙惊讶的眼神中,嘲弄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恨不得将他们撕碎。

我无助的看着身边笑着淡然的萧澄,突然发现他真的好陌生,他眼底的兴奋倒是是什么我终于看清,是疯狂吧。看着我不住颤抖的身体和怎么都止不住的泪水,他无比疯狂的快意。

于是,我失踪了两天,没有人找我,可能他们都知道我会好好的呆在母亲生前常在的画室,将门重重的反锁着,不理会任何人。而且根本没有人知道怎样开口向我解释,又或是根本没必要对我这个十六岁的大小姐解释。

萧苒是在那一刻出现在我的身边的,她站在窗边却没有叫我,清冷的目光看着我,拿起脚边的石头便砸了过来。当时的我愣愣地看着从窗口出翻进来的女孩子,怎么也想不到看似柔弱的她居然这么干脆暴力。

小小的画室中,破碎的玻璃洒了一地,折射出点点光芒,萧苒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我手中的画笔和眼前的图画,冰冷的目光出现点点复杂的情愫。她淡淡说,洛羽,你一直都知道我恨你,而现在我是否要可怜你呢。

我看见她的视线一直落在我的画上,上面盛开的纯洁的百合与玫瑰,美丽的让人心醉,上面却又大幅的留白。我知道萧苒看懂了我的内心,那些惨白的空隙让我不知所措,曾经的一切都已毁了。

本来,我是应该厌恶她的,她打破了我母亲画室的玻璃,看透了我的一切,不屑的语气和我说话。可是,她却小心翼翼打扫着房间里的一切,看着母亲留下来的图画,轻轻的抱着我,好吧,我承认,在一瞬间,我内心的骄傲顿时崩塌,我想要有人陪着我,告诉我还拥有什么。

接着,似乎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爸爸宣布要和萧澄的妈妈成婚,所有人挂着虚伪的笑容面对着一切,婚礼,祝福,我开始学会用嘲弄的眼光看待他们。我无法反抗,但是我却拥有了萧澄,他对我越来越好,经常看着我发呆,轻轻的吻我,虽然我如此难过,但是我却逃不过他编制的甜蜜的网。

但是,一切有那么可笑,就在我决定就此沉默下去时,他们的蜜月航班却发生事故,没有一个人从中逃脱。

在那场葬礼上,怎么说呢,每个人板着一张严肃而深沉的面孔向他们鞠躬告别,然后依旧喧嚣笑闹,我却不知道是该悲伤的哭还是该嘲弄的笑,一群虚伪的混蛋。

萧澄和萧苒比我想象中还要安静,他们都一样,没有眼泪,没有忧伤,不,或者说,完全没有表情,似乎死的人完全不是认识的家伙。要是说真的有种多余的感情,我想,在萧澄的眼底我看见了,解脱。

后来,我依旧将自己埋在母亲的画室一笔一笔的涂抹,萧苒静静的陪在我身边一言不发的作画。我第一次见萧苒的画居然这么好看和空灵,完全颠覆以往,她带我去后山的山顶,她说,洛羽,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我所画出的每一幅画的葬身之处。

我才知道,原来,为了萧澄的骄傲,傻傻的将自己掩藏的人并不是我一个。如果可能,我真的想隐藏我所有的光芒和棱角,只要、只要呆在他的身边就好,可是······终归未能如愿。

父亲死后,我没有成年,我只有一个姨妈来当我的监护人,那个在葬礼上哭得最惨,却眼底的笑意最浓的女人。我知道父亲的公司一步步的被她蚕食,不过,我能有什么办法,反抗么,我早已自顾不暇。

我没了这个大小姐的光环,萧澄大概再也不需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他开始不断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流连在一个个美丽、有钱、能给他办画展,让他前途一片光明的女孩子身边。

终归我的心彻底死了,我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感受着一个小生命从我身上流失,很痛,真的很痛。萧苒等在外面,是我心底唯一的温暖,至于萧澄,呵呵,他说,不好意思,他今天有个重要的约会关于他的画展,便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甚至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

你知道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么,心里的一些东西彻底的消失了。

恩,我把他杀了!

从山顶上,萧苒的秘密基地,我在绝望与争吵中,狠狠的将他推开,他就落了下去。我想我疯了吧,我嫉妒那些走在你旁边的女生,我讨厌你对她们温柔的笑,可是那种情愫就像杂草般在心底蔓延,疯长。

我恨你,恨你,终究爆发,不过,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后来,我没有被捕,因为他们说萧澄是自己跳下去的,原因是画展被撤销。我颤抖着双手哭得撕心裂肺,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萧苒在我身边用清冷的目光看着我,我无尽的恐惧。

后来我知道为我做不在场证明的是我那个姨妈还有萧苒,萧苒是死者的妹妹,为我做不在场证明任谁都会相信,除了我那个姨妈,她是多么精明的女人。

我们达成了协议,她帮我离开,所有的东西都留给她,我说,好。

两年了,我在我的十六岁失去了我所有的东西,这两年来,我依旧得到了报应,凭借着我的年轻和身体苟且偷生。

现在,该怎么说呢,苏凡走了,陪在我身边的却是萧苒,她遏制了我的一切,我不再晚出早归,我们坐在床边画着至美的图画。

我也没有告诉她,我翻到了她那些旧图,其中一幅那是一个山顶,画中的人物栩栩如生,我惊慌失措的逃跑,而抓住小树没有死去的萧澄却被躲在一旁的她狠狠的推下。

呵呵,剩下的满满的都是我的画像,我的笑,我的恨,我的一切,她都知晓,原来,她才是最爱我的那一个吧。

别了吧,我的十六岁,我宁愿活在现在的平静,就此老去,幸亏在这世界中,不是留下我一个人欣赏孤寂,我只愿就此一世安好,再无昨天。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涉及医学、法律、投资理财等专业领域,建议您对内容评估后咨询相关专业人士。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lyee简子逸,文艺杂志百科创始人、之初青春人气网络文艺杂志主编,中国新秀人才发掘、时尚综艺娱乐网站之初网创始人,青春图书编辑,策划人,装桢设计师,曾为九零后多种书籍创作封面及插图,现致力于九零后后青春文艺事业发展、最青春新秀综艺娱乐品牌打造等。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