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杂志百科

广告

其实有些人。

2011-12-04 11:22:58 本文行家:lyee

还是过去的再也不会归来,但是我宁愿呆在原地等待着,期盼着他的归来

其实有些人其实有些人


作者/洛洛

何时归?

夕阳在暮霭中挣扎的做着离别前热烈而无力的告别,九月份的时光还残留着大量夏日的气息,完全没有秋天的悲凉。池边的柳树在微风中如波涛般摇摆,偶尔还能听见几声夹杂的蝉鸣。

各大学校开学的黄金季节啊,我坐在水池边的栏杆上漫不经心的晃着双腿,洁白的小腿一晃一晃的煞是好看。其实我只是个一般的有些清秀的女孩,不会好看的过分,不过也是因此给人一种亲近的感觉吧。

要说我最好看的地方,那大概就是我洁白的小腿,这是云嘉说的,他说,“喂,顾晓,每次看到你在操场上跳跃,我总会想起小时候养过的兔子。”

好吧,虽然自己知道那只兔子并没有善终,而是挂在了某只家猫的口中,但是能够让云嘉这么念念不忘,我还是很开心。

这什么时候就认定他是自己一生的人呢,托着小脑袋静静地想着,大概是初中吧,那时云妈妈笑着说,晓晓,你快些长大那么就可以当我的儿媳妇了。

我是最爱云妈妈的吧,无论她说什么自己都会说好的,自己这个被收养的小孩子能够遇到她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呢。

所以,云嘉,你是我的一生的唯一呢。我每天看着你越来越好看的眉眼,得意地笑,看啊我是多么的明智啊,这么早就把你预定了。

“愣什么呢,走了。”云嘉好听的声音传来,薄荷味道的球衣落在我的脑袋上,虽然上面被染到了不少黑黑的手印,但是依旧是你的味道。似乎从小学起,你就这么喜欢薄荷呢,你吃薄荷味道的糖果和口香糖,用薄荷味道的沐浴露。

你们看吧,云嘉就是这么爱干净的少年,每次像是那些男生们打完球总是就直接回班里上课了,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汗味。但是他却不同呢,每次他都会在洗手间用水冲洗,换好带好的白色T恤,然后顺手把球衣丢给我。

云嘉的朋友们都说,顾晓你就是阿云的小媳妇,怎么能这么听话啊,要不然你跟着我们好了,省的阿云他老是欺负你。我不会反驳,只是看着他们淡淡的笑,一脸讨好的看着云溪。

不过,这家伙从来不会夸奖我,总是拍着我的脑袋说,谁说顾晓是我的小媳妇,她只是我的妹妹。然后转头对我说,喂,顾晓,一会我要和你嫂子一起吃饭,你跟着吧好给我打掩护。

我真的是中的你的毒吧,我总是喜欢看着你漆黑的眸子中闪过得意的模样,你拍着我的脑袋,好看的眉毛轻轻地上扬,小小的动作总是轻易让我便乖乖点了点头。

我不想惹你生气,真的,我想如果一直这样卑微的喜欢着你,我坚信着早晚你会感受到我的存在,注意到我的。

但是,我还是无比沮丧的发现虽然你身边的女孩换了一个又一个,可我就是挤不进去。

后来我想起遇见阿夜好像也因为我在为你忙着所谓的浪漫,你知道的除了你之外我的心里再也放不下其他,能够记起这个特别的日子还真是要感谢你呢。

这天的天气可真是够冷的,我戴着大大的口罩将自己裹得像只粽子,骂着该死的天气。都不知道为什么上了大学,居然寒假放假开学还这么早,要死不死的情人节终于如期到来,我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提着成盒的德芙,一边数着手里剩余的钞票一边和花店里坑死人不偿命的老板大声的争吵着。喂,我说云嘉,你看我为了你放弃了我所有的面子彻彻底底变成一个小泼妇你会不会很感动?你当然不会,你只能拍着我的脑袋,对我说你这个白痴,出去千万别说我认识你。

那个时候,阿夜就像是所谓的骑士从天而降,他拿着百合静静的走过来,看了我一眼,对着胖胖的老板说,“一起吧。”我想,我大概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好事,一时间竟然愣了下来,直到他把那把我看起来俗气的要死的玫瑰塞到我的手里,我才反应过来。

“呦,顾晓,好久不见。”阿夜说起话来嘴角总是轻扬,轻挑的语气便会从他的口中流出。若不是他突然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想我根本不会记得原来我以前的世界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嘴角的笑容淡薄却好看。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个男生居然能有这么好看的眼睛,明明是轻挑的语气,鬼知道我怎么会觉得他的眼神纯洁的想让人哭泣。他不会是坏人,归功于我那准的要命的第六感,我又猜对了。

阿夜是我们以前高中的学生,云嘉大概你根本不会记得,每次你和你的新女友走在前面把书包甩给我,只是留下我一个人帮你们把大大的书包放回班级。那时我们的教学楼天杀的居然有十层,更可悲的学生根本不让坐电梯,每次我向你抱怨时,你拍着我脑袋说,顾晓,其实你应该好好的减肥了。

好吧,我沉默,虽然每个人都对我,顾晓你应该多吃点,你看你瘦的让人心疼。难道这是因为我们太过熟悉,只有你一个人才会这样对我说着实话?

我想这辈子我最讨厌的就是走楼梯,后来每当别人问到我最讨厌的事情是什么时,我总会这样说。

每天背着三人份书包,走在空荡荡的楼梯上,周围没有一点的声音,余下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习惯性的将手指划过墙壁,感受着指尖的冰凉,好像又回到那个一个人的世界,没有一点喧嚣,寂静的可怕,

冬天的时候,把脖子埋在厚厚的羽绒服内背着书包,沉默的上着楼梯,撞到的家伙便是阿夜。

虽然有点意外,但是现在阿夜把手中的百合丢给我的时候,我却没有拒绝。第一次有人送花给我,第一次有人告诉我原来这个世上还有人看着我,第一次让我觉得,温暖·····

好吧,虽然他嘴硬的说,“喂,顾晓,反正都买了,我也没人送,你拿着好了。”

我突然有种贪恋,贪恋这种被人宠爱的感觉。不用为了别人去挑选礼物,不用为了别人在高温下顶着笨笨的熊仔服,不用为了别人去买贵的要死的巧克力和玫瑰花。

云嘉,你说我是不是坏女孩,明明说好了喜欢你的。

可是,我大概也需要温暖吧。

我关了手机,拿着玫瑰和百合跟着阿夜开始私奔。其实根本没有这么夸张不是么?

至于我说的私奔,不过是阿夜的一声轻挑的招呼,他说,“行了,花都收了,那么为我这个单身的家伙做个挡箭牌吧。”

反正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跟着那个家伙耀武扬威的去了情侣们约会的游乐场。说实话,各种庆祝情人节的布置有点让人眼花缭乱,我得意看着眼前那个满身名牌的女孩,反正我就是拿人手短,破坏了别人的倒追管我屁事。

不过,云嘉,我破坏了你的约会吧,我拿走了你要的玫瑰和德芙,把手机关掉丢到包包,呵呵,我真的没有一点的负罪感。

我很高兴呢,赶走了那个女孩后,我们吃着巧克力看着天上不断绽放的烟花,笑得像个小孩子。

阿夜从来不会对我说,我们在一起吧或是我喜欢你,开始我只是以为他是真的只把我当做一个游戏,却不曾想他却是真的痴情。他是那么喜欢我,那么的喜欢。

阿夜对我说起他的喜欢是从高中开始的,还是在一次喝醉酒后,他就是那样的男孩,嘴硬的要死,、平时的时候一句话都不愿开口。

他说,高中时他每天看一个让人心疼的小孩,明明瘦弱的要死还是背着大大的书包艰难的一步步的上着楼梯,甚至有时候连喘息声都听不到,只是抿着嘴倔强的走着,沉默的可怕。

他说,他突然有点想走进那个小孩的世界,每天盯着她的身影和脚步,看她的喜怒哀乐,虽然每次都会发现她在那个叫云嘉的男孩周围的世界不断徘徊。

他说,他大学的情人节根本就是跟着我进入花店,故意买了百合丢给我,故意让我去假扮的他的女朋友···

云嘉,要是你一直沉默该多好,我看着你旁边那个妖娆的像是风般的女孩子,她笑得可真好看。她大概是我见到过的呆在你身边最长的一个女孩子了,我甜甜的叫她嫂子,虽然她应该不知道我是个曾经那么窥伺于她的男朋友。

我扯着阿夜的手从精品店里出来,正好碰到了陪她逛街的你们,我好像有点不知道我当然是什么感觉。是被捉奸么,真的我不清楚,只是觉得又突然有点僵硬,于是就那样匆匆忙忙的松开了阿夜的手。

她挽着你手臂,依旧笑得好看,轻松的打了一声招呼,便将你拉进了店内。其实,我有看见的,通过玻璃的反射你似乎举了举手想要叫住我说些什么,但是终归未曾开口。

“呐,顾晓,是不是在你心里,我永远没有他重要。”阿夜第一次看着我的眼睛这样问我,他的嘴角依旧挂着轻挑的笑容,可是眼中已经满是悲伤。

我愣了愣,抿着嘴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

阿夜笑得越来越好看,像是漫画中走出的孩纸,无声的微笑淡淡说道,“顾晓,你知不知道每次摆出现在的模样,我都会觉得有种负罪感。我宁愿背弃全世界,只要你能开心,可是,我是不是做错了。”没等我说话,阿夜便已经转过身去默默地走掉,我知道他是不想让我看见他眼角落下泪光。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真的会哭的。我想跑上前去抱住他,对他说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可是,我却听到你的声音,你轻轻地唤我,“顾晓。”就这样,我的脚步像是生了根再也无法挪动一步。

我没有朋友,其实她们说的对,我就是一个灾难,凡是和我有关系的人都会被我传染。我是个从小便被遗弃的孩子,听说我的那个素未谋面的妈妈未婚先孕的结果。云妈妈从几十个脏兮兮的孩子中挑出了我把我带回了现在的家。

我上高一那年,那么好的云妈妈去世了,他们说都是因为我带来的灾祸。很可笑呢,呵呵,可是在那个还是依旧有些迷信的小县城,我又能反驳什么?云爸爸并没有把我送回去,依旧对我很好,可是越是这样我越是悲伤。

云嘉开始变得尖锐和沉默,他每天搂着不同的女孩游荡,翘课、喝酒、抽烟,把我排挤在外。

他是那么聪明的小孩,就算是如此,他的成绩依然是能让我仰望,我付出了全部的心血,才将自己跟随着他的脚步,来到同一个大学。我以为,我以为,这样就能离他更近一些。

“顾晓,你到底是爱我的么?”云嘉轻轻地靠在玻璃窗上,声音有些嘶哑,我看不见他被流海遮住的眼睛。

我想我是不是修成了正果,终于可以站在他的身边了,我卑微的愿望终于实现,他终于注意到了我。我想对他说,是的是的,我是的。可是就突然说不出话,慢慢的蹲下身子,抱住自己,泪水便像是泉水般哗啦哗啦地掉落。

我爱他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脑海中满满的都是刚刚阿夜离去前的眼神,悲伤的、无助的、受伤的···

“顾晓,你看你看,你根本不爱我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想要这样问你,可是就是害怕。你对我越好,我就越害怕,我折磨你,我折磨我自己,我让你做那么多事,就是想让你把脸上的面具打破。”云嘉走到我的身边蹲下身来抱着我,喃喃的说着。

“顾晓,你都不知道你有多么残忍,明明不爱我,可是就是为了一个承诺就这样一直陪在我身边。”云嘉的眼泪落在我的脖子上,被风一吹便有些冰凉。“顾晓,你这个笨蛋。”

我似乎又回到了初中时,云妈妈对我说“晓晓,你做我儿媳妇吧,记得要一直陪在云嘉的身边哦。”我愣了片刻,看着云妈妈狠狠地点了点头,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资格赖在自己家中,不是么?

后来,我不知道阿夜做出了怎样的抉择,彻彻底底的从我的世界消失不见,他好像转了学校,换了手机号,没有地址。

突然间,我发现我对阿夜的了解居然是如此的淡薄,我不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甚至连他的家在哪里,他是什么时候生日,这些我通通的不知道。

我知道就是,有这样一个男孩来到了我的生命中,我爱上了他,然后他悲伤的离开。

云嘉和那个像风般的女子回到了我们的小县城结了婚,我是伴娘,我叫她嫂子,穿着婚纱的她真是美丽呢。

她对我说,“顾晓,既然你们已经没有了什么关系,那你不要再回来了。因为每次见到你,我都会想起云嘉告诉我的,他从初中时就是那么爱着一个小女孩,爱到心伤。”

我笑了笑说,“好。”其实我早就知道,那天在精品店的门口,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云嘉抱着我哭泣,目光中没有惊讶,只有平静。她是这样的爱着云嘉呢,就算早就知道了他爱的人是谁,依旧愿意陪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真好。

反正我也毕了业,留在上大学的城市工作。站在写字楼我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总是会想,我的阿夜会不会再次回归,陪我过一次情人节带我看一场烟花。

还是过去的再也不会归来,但是我宁愿呆在原地等待着,期盼着他的归来······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lyee简子逸,文艺杂志百科创始人、之初青春人气网络文艺杂志主编,中国新秀人才发掘、时尚综艺娱乐网站之初网创始人,青春图书编辑,策划人,装桢设计师,曾为九零后多种书籍创作封面及插图,现致力于九零后后青春文艺事业发展、最青春新秀综艺娱乐品牌打造等。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