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杂志百科

广告

锦木如夏也未眠

2011-12-04 11:18:58 本文行家:lyee

若有一天,我遇见你,你又会说什么呢? 我想了又想,终于挫败的发现,煽情这种东西果然不适合你。 还好,不见面也有不见面的好,你永远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锦木如夏也无眠锦木如夏也无眠


作者/夏眠

 11月的夜晚早已冰凉,我捧着杯绿茶趴在窗台吹冷风。乐然他们动不动就说我爱发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我想了又想,我好像还没那么勇敢,至少到现在为止,林嘉琦,我还没有敢说出来-我爱你。

   南方的城市永远湿湿的,像是永远擦不干的水渍,我经常得郁闷地把潮潮的衣服拿出来晾,每到这时候心里总是碎碎念:你当初怎么就看上这里了呢?
   怎么就看上这里了呢?
   我仿佛又看见了四年前的你,站在天台上信誓旦旦地说:我一定会去的。
   现在,你又会在哪里?
   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神采飞扬,耀眼的如同一束光。
   初见你,正是高中刚开学,你代表音社纳新,鉴于花痴的本色,我义无反顾的投奔了你。还好,起码我的声音听起来还算不错,没被踢出去。
   音社的日子挺清闲,但是只要有你在,永远不会冷清。你的身边总有形形色色的人围绕,众星捧月也不过如此。
   诚然,你满足一切灰姑娘对王子的畅想,帅气,温柔,钢琴弹得很好,会照顾人……在我们这个小城,你的光芒更是让人侧目,引人倾慕。
   这世上有一种人,他自兀自艳丽了眉目,却浑然不晓别人为他神魂颠倒,徒留伤心。
   你对人从来没有偏差,调麦,试音,写词……只要求你,你总会帮。
   我成天跟着你转悠,招惹一地白眼,谁让我是你的徒弟呢?
   的确,我有被她们羡慕嫉妒的资本,你会帮我找好曲子,帮我改歌词,出门的时候记得帮我带冰激凌--这是我最大的恶劣嗜好,一年四季都不变,你尽管天天教训我这样对胃不好,却依然记得带,附加一杯温热的奶茶。
   她们总是问,我是不是你女朋友。
   我和你异口同声地回答:不是。
   不是,当然不是。
   你说,我和曾经的你很像,所以总忍不住想多照顾我一点。只是照顾,不是喜欢,更不是爱。
   我以为我也可以这么想,水火不侵,自顾自的享受最美的怀念。
   直到那一天,家里战火纷飞,爸妈依旧吵得不可开交,互相指责对方的不负责任。我头大的在一边听着,从记事起,他们就在不断地指责对方,向我抱怨自己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多少,而我则负责在他们之间安慰调停,听他们的愤怒。
    他们都知道向我抱怨,我又该向谁说呢,纠缠了十几年,次次离不开离婚,从一开始的恐惧到最后的麻木,我是真的厌倦了。
   那天,我是丢下一句实在不行你们离婚吧,逃到学校的。恹恹地趴在桌子上,真的想蒙住耳朵遮住眼睛,逃离整个世界,什么都不再理。
   白黎没看出我的不对,硬拉着我出去,我摇摇头,推说不舒服,再亲近的人始终还不是自己,怎么会一直关注你,又怎么懂彼此的痛?
   林嘉琦,我后来想了很久,如果那个时候你不出现,我应该不会爱上你。喜欢上一个人只要一秒钟,那一刻我才真的明白。
   你拍拍着我的头,笑道:丫头,怎么了?
   林嘉琦,那一刻,我真的忍不住想要落下泪来。
   这个世界上千般关心万般好,也比不过这一句。我后来跟喻颜说,即使有一天我忘记了你的模样,你的声音,也绝对不会忘记曾经有一个人,在那个温暖的午后,笑着问我:丫头,怎么了?
   喻颜说我矫情,我笑笑,矫情也总好过伤情。
    从那时候起,我才开始了梦魇,人总是忍不住贪心,得到一点好就忍不住希求更多,最终贪得无厌,活该最后伤心。
    我白天依旧跟着你到处转悠,夜里却时常辗转反侧。那些不敢想的,不曾想的,都趁着黑暗扑涌过来,一点点地,叫嚣着渗进每个毛孔,想要去想,却又不敢再去掀开。
    午夜梦回,醒了就坐在床上靠着墙看着窗外的星星,累了就那样抱着膝沉沉睡去,你总说我不像人家女孩子,毛绒玩具什么也没有。对我而言,那些东西太温暖,可是一点感情没有的温暖我不稀罕,何必用它们安慰,如果自己都开始怜悯自己,我又该怎么面对别人的怜悯?
    还好,我们还能有共同点,我和你一样,都向往丽江,憧憬凤凰古城,你是为了你的摄影梦,而我曾经是为了心中那一点点文艺心思。
    现在则是为了你,或者只是为了我心中的一点美好的回忆。
   我爬上天台,偷偷地溜上去找你,坐在地上玩搭词。凭着?一枝红杏出墙来?赖到最后,你扶着额头无可奈何地哀叹,我在一边得瑟地笑,笑着笑着却再也扯不动嘴角。
    你看,你对我很好,你温柔体贴,可是很可笑,你不爱我。纵然千般万般好,这一点,就足以该让我却步。
    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确切的说全校无一不知,家长会上,你那位被请来作报告的母亲对着话筒侃侃而谈,于是在我们这个早恋问题足够敏感的小城,你因为女朋友而转学的事迹很快风靡全校。    
    我常常看着你的背影想,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能让你付出这么多。
    你爱上的女孩,她定然不平凡。
    苏瞳大概也是基于这个原因特别看我不顺眼,我唱不了高音,她却偏偏反复刁难,一遍又一遍地重唱,她在一边不停训斥:?程夏眠,你怎么搞的,社长教了你这么久,你怎么什么也不会,不嫌丢人啊?你天天都学的什么!?
    我看着她,突然巧笑嫣兮,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哦,师父只教过我要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适合自己再做。不过我给忘了,真对不起啊苏瞳姐。?我特意压重了?师父?两个字,如愿以偿地看到她脸色苍白。做了两年的副社长,你和她也不过只是平平淡淡,难怪她会如此。
   其实这番话又何尝不是说给我自己听的,提醒我到底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奢望。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之于她,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罢了。我做贼心虚地拿起麦准备将功补过,转身却看见你站在门口,似笑非笑。
    事后我一脸愧疚地跟着你道歉,你瞥了我一眼:?道什么歉??
    ?师父我错了,我以后绝对绝对不这么没大没小了。?我点头哈腰,十足的谄媚样。
    你若无其事地瞅着我:?自卫应该不犯法吧。?
     ?呃,啊??我惊诧地猛地抬起头,正看见你?噗?地一下笑出声来。?丫头,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厉害了,不过苏瞳应该会记仇的,你以后就惨喽。?怎么看你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气得我哑口无言。
     天才就是受天眷顾的,迎新晚会上你把好好的钢琴曲弹得一塌糊涂,全场笑翻。下面的老师还欣喜若狂地给了你相当高的评价,只差上去拥抱你这个天才,我汗颜地埋下头。那首曲子我听过,是我们无聊至极用各大名曲拼凑的,纯属恶搞。而你之所以会唱,是因为我和你打了赌。
     你建议我唱婉约风格歌曲,我一脸恶寒地拒绝,天知道我向来对那种古代女子哀怨的风格不感兴趣,让我在那深情地唱《朱砂泪》,估计我都得疯了。奈何你不屈不饶的个性实在让我招架不住,到了最后,我被逼得没办法,跟你打赌:你要是敢把那首乱七八糟的曲子在晚会上弹出来,我就唱。
     老天作证,我那时候绝对没想到你会冒着颠覆形象的刺激唱出来,更没想到那群老师如此地欣赏……
     不过我还是应该感谢你这位伯乐的,起码在我唱完那首歌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社里的人看我的眼神不再是鄙视了。就当是我顺利从一无所长的菜鸟晋级了吧,我向来对不喜欢的东西都是自我屏蔽,自然无所谓,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你,他们与我何干。
    既然喜欢你这么费心费力,我开始从侧面突击,时不时叫嚣着要给你介绍女朋友,虽然再老套不过的技俩,可是听到你拒绝的时候,心里自然在窃喜。不管你爱的那个女孩如何优秀,现在是我陪伴你,不是吗?
    最起码你不会像对待她们那样客气,我宁愿忍受我们不再相见,也绝对忍受不了你疏离客气地和我打招呼。
    我想我该感激你的转学,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终有一天会沦陷。
    你走了以后,她们问我要你的电话,我笑着说其实我也没联络,等你走后,我才发现其实我们之间的了解少的可怜,我不知道你家在哪里,电话是多少,仅仅只留下名字而已。
    只可惜没有人相信。
    你拉着我去见你的朋友,那时我还不知道你居然除了写词之外,摄影也这么好。光彩夺目的摄影展上,我又犯花痴地追着你的朋友要签名,他笑着拍着你的肩膀,说:?这才是大师啊,要签名也得找他??我诧异地?啊?了一声,看着你。
    他一脸吃惊地看着你又看看我,问道:?我晕,你们到底认不认识,她居然不知道你的强项就是摄影,你对她了解多少??
    你拍拍我的头,?我知道我认识她。?
    你走后,我交了退社申请,从此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那间你一手建起的音社。苏瞳来找我,要我和他们一起在社里为你翻唱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我毫不犹豫地拒绝,她气得指着我的鼻子骂:程夏眠,你没有良心。他对你那么好,你居然这样!
    我漠然地听完,转身离开。你曾经跟我说过,何必管她们怎么说呢,只要你自己明白你在做什么就好。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得,那又怎么样呢,你还是走了,终究只是一场镜中花,水中月。
    更何况,我对你从来不需要想起这个词,那是不是就可以代表,你在我的记忆中从未离开。
    如果一首歌可以还清我所有的爱恋和痴迷,那我唱千首万首又何妨。
     同学聚会上总是能断断续续地听到你的消息,听说你那时是去了美国养病,听说你生着病还四处飘摇去摄影,听说见过你的都说你现在比以前消瘦了好多,只是精神还好……
     种种的听说都只是听说而已,没有人见过你,你好像就这样彻底的消失,杳无音讯。
    苏瞳到现在见到我还一副有深仇大恨的样子,在音社里她本来就看不惯我的性格,后来我又拒绝了她的要求,在她的眼里,我恐怕早就成了十恶不赦外加忘恩负义的家伙。更何况,她们都认定我知道如何联系你,可是我却不肯让他们见你。
    见又怎么样呢,我还记得那天在天台上你和我说过的话:相聚离开,本来就是随缘。谁也不想到最后成为负担。
    如果你真的病的那么严重,我又能给你什么?安慰那种东西未免太假,感同身受这种事说出来自己都不信,又何必拿出来自欺欺人。
    有些事,终究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难怪她们不信,换做是谁都不会相信,我和你相处一年半,却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可是有了又能怎样?看着你的头像在线,想说话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要是仅仅说声?哈喽、吃饭没、哦?之类的话,恐怕我自己都会嫌弃得恨不得揍自己一顿。
    与其那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断得干干净净,即使后悔,也无可奈何,更别说我从来不是那种会说后悔的人。
    就像我后来偶然得知,那个让我嫉妒了那么久的女孩从来没有存在过。那一刻,我头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天底下的事情就是这么巧,我在人人网上遇见了你曾经的好朋友,他告诉我,你从来都没有喜欢的人。
    你的天马行空的思维一直让我汗颜,就像我绝对想不到还有人居然为了转学而假借早恋达到目的,你和那个女孩不过是谈好的,请她帮个忙,然后你顺利地离开家,来到我们这个小城。
    我终于明白我们哪点像了,一样的不曾指望别人,一样的喜欢相遇离开,一样的旁若无人……
    寝室卧谈会上,我说起你,他们一个个羡慕的不得了,我却始终没话可说,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故事可言,就像到最后我没有你的任何信息,不知道你的一切。
     可是还是忍不住会想,如果一开始你没有喜欢我,那么后来呢,可有喜欢我一点? 
    毕业后,我义无反顾地去了南方一座小城,每天早上听着阿婆糯软的吴侬乡音,悠哒悠哒的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
    正是江南好风景,只可惜我已来,君未在。
    有些感情,譬如鸡肋,食之无味,弃而不舍。放在心上,却又徒增烦恼。
    想要倾诉,却又无人可说。那些能够说出的痛,从来不是真正的伤口。
    喻清现在痴迷张爱玲,天天深情地念叨:于人群中遇见一个人,百转千回,只能说一句:噢,原来你也在这里。
    若有一天,我遇见你,你又会说什么呢?
    我想了又想,终于挫败的发现,煽情这种东西果然不适合你。

    还好,不见面也有不见面的好,你永远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lyee简子逸,文艺杂志百科创始人、之初青春人气网络文艺杂志主编,中国新秀人才发掘、时尚综艺娱乐网站之初网创始人,青春图书编辑,策划人,装桢设计师,曾为九零后多种书籍创作封面及插图,现致力于九零后后青春文艺事业发展、最青春新秀综艺娱乐品牌打造等。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