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杂志百科

广告

素色锦年,如诗离殇。

2011-11-16 14:53:47 本文行家:lyee

多年前,你曾笑着对我说,不哭,很简单,只要三步。 第一,抬头。 第二,闭眼。 第三,眼泪就流回了心里。

诉一段衷肠,歌一曲离殇。留在记忆中的是无尽的凄凉与忧伤。诉一段衷肠,歌一曲离殇。留在记忆中的是无尽的凄凉与忧伤。


    作者/夕颜


诉一段衷肠,歌一曲离殇。留在记忆中的是无尽的凄凉与忧伤。

午夜的钟声,回荡在喧嚣的都市,一声一声,敲进我空荡的心中,伸手想抓住眼前的一切,却流失的更加快。

三千繁华,终究是留不住你的身影。

触景生情,这词出现的甚是不错。不然,我如何因为这一场瞬间凋零的烟花想起你呢?


好不容易熬到寒假,一大帮高中同学嚷嚷着聚会。鉴于这一个班四十个人中,有十个在大学得了奖学金,我们将聚会的场所定在了那个奢华的大酒店。

才饮下第一杯酒,一群人嚷嚷着要玩真心话大冒险。我无奈的按了按额角,甚是苦恼。

我不是一般的悲催,第一个被惩罚的人就是我。

我眨了眨眼,看着他们,无奈的说,那就真心话吧。

话音才落,林可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周浅,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无奈的看着天,思量半晌,看着他们,无悲无喜的说道,姐姐我单身。

话说,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话音才落,我便看见秦漠走了进来。我叹了口气,看来这半天的左眼跳是有预兆的。

他耸了耸肩,苦笑道,丫头,待会你要怎么做,你可不要忘了。

是啊,怎会忘记呢。不就是看见你沈言,装作不认识吗?

我想你这沈大公子排场真够大的,不过是个生日,不过是突然心血来潮,要在这里吃饭,来的人就不下四十。

你摇摇晃晃的走进来,边走边打着哈欠,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

秦漠哭笑不得的看着你一步步走向二楼,对我视若未见。我端起手中的酒杯向他示意,意思是无事,反正人家不认识我。

可不巧的很,那只可恶的小猫喵的一声跑了进来。秦漠无奈的叹息。我耸了耸肩,任由这只可爱的小猫跑到我怀里。

很自然,你回了头。你回头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你的猫,而不是我。

你走到我身边,很是礼貌地说,你好,可以将我的狐狸还给我么?

我愣了愣,狐狸啊,原来你一直记得。可惜,记得又如何,你还是忘了我。

可是,沈言,你相信这世上存在选择性遗忘这种病吗?

我不相信。但所有人都说,周浅,算了吧,沈言已经不记得那些事了,有关你的一切,他都不记得了。

我说,好,不记得就不记得吧,忘记的东西大致都不重要。

可是,沈言,我们都是那般会掩饰的孩子,脸上的笑,脸上的冷漠,足以遮盖住内心的纠缠不清。

谁又知道昨夜的那些缠绵。

我把那只你所谓的狐狸交给你,拍了拍手,转身坐回我的位子上。

我以为你会走,可是你却站在我的面前,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好,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晃了晃酒杯,不厌烦的说道,见过,刚刚不是见过吗?你又不是金鱼,记忆不只是三秒吧。

你笑,说,我原本以为你像一个人,不过现在看来,不像。

我抬头看了你一眼,问道,像谁?

你笑了笑,说,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我“哦”了一声,不再答话。

你身边的那些人长长舒了一口气。

你笑得悠然,我却在你眼底看到了愤恨,看到了悲伤。

沈言,你不快乐。我也是,不快乐。

三年,多少时光掩瞒在岁月的斑驳中。

沈言,我们活得真累。

从懵懂的十五岁相遇,注定我们不会一帆风顺走下去。是我总是太淡漠,还是你过于执着?

第一次相见,我坐在咖啡馆抱着那只白色的小猫喝着咖啡,你与你女朋友坐在我的右边笑言盈盈的说着情话。我记得那天是情人节。就在我的咖啡喝到最后的时候,我听到你们说去看电影。

我会注意道你们,不知因为你们多么的金童玉女,多么的郎才女貌,而是那女孩的手机挂饰吸引到了我。那是小哀的毛绒卡通形象。而彼时,她的发型刻意按照小哀的样子,弄了茶色微烫的齐肩短发。只可惜,她是小兰那种端正淑女型的,哀身上的那种冷淡,疏离,她是表现不出来的。我看着她对你言笑晏晏,眯了眼,一个不算坏的念头在我脑海里形成。

我放下手中的小猫,对它耳语一番,它喵了一声,跑到你女朋友身上。蓦然出现这么一活物,着实吓到她了。

我很成功的看到她在这浪漫的咖啡馆尖叫一声,然后,你皱着眉头看着那只猫跑到我怀里。我优雅且无辜的朝你笑笑,起身离去。

沈言,你看,我们的初次相遇多么的戏剧化。

所谓无巧不成书大致就是说,我俩之间的确有缘,所以,必然会再次相遇。

而且,第二次再次见到,你那女朋友看到我恨不得杀了我。

我承认我是无聊,故意和你们在一个电影院看着同一场电影。说句实话,情人节那天看类似于爱因斯坦这种电影的人不多,或者说没有。所以,偌大的影院就我们三人。我喝着大杯的白兰地酒酿珍珠,面带微笑,看得津津有味。不得不说,你真的很有才,在这么浪漫的日子里选择看一部英语发音英文字母的电影——爱因斯坦。

你女朋友忍无可忍,半场离去。

我哈哈大笑,完全不顾形象。

你皱眉看着我,我觉得那表情甚是好看。

我晃了晃杯子,用着略带童音的声音问你:“hi,帅哥,很荣幸认识你。”

彼时,你女朋友已经离去,我坐在你左前方,笑得得意。

你并未理我,自顾自的看完电影,然后施施然走了出去。

沈言,你太淡定了,我那般挑衅你女朋友你都无动于衷。

走出影院,我无奈的看了看天,苦笑一声。外面的世界如何的嬉闹,如何的温暖,与我终归是没有多大关系的。

漫无目的的晃悠在车来人往的街道上,我微闭着眼,任由心底的那份难以压制的不满肆意。

我走路从来不看是否有车,换句话说,我从来不觉得死和活着有着什么区别。

不过一直很幸运,从来没车喜欢撞到我身上。

走到尽头,左转,是一条小胡同。这里素来无人行走,一是偏僻,二是,这里属于那些所谓的城市底层的聚集地。

我喜欢走在这里,因为安静,静到我有些时候会觉得自己飘忽到另一个世界了。

才走了大约二十米,我便无奈的停下脚步。

我想你女朋友做事效率真高,不过是短短的一个小时,就有这么多的人在这里等着我。

我看了半天,想笑,可是笑不出来。

她原本美艳的脸上,此刻带着一丝的刻薄与厌恶,对我说话的语气是那么的厌烦,她说:“周浅,你TMD别这么不要脸,老娘的男人你也敢抢,就凭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我摇了摇头,并不反驳。

是的,沈言,她说的不错。

在这个城市里,我们这个年龄的孩子几乎都知道我。

没办法,学习好,加上离奇的身世,即使我再低调,也是那么的万众瞩目。学习好,这就够了,哪个老师不把我当做掌心明珠捧着?身世离奇,这就更有意思了。我记得林可第一次给我说这个词时,我差点没笑抽。

身世离奇,亏他们想得出来。

想想后来你去我住的地方,略带惊讶的表情,我也能明白为什么他们说我身世离奇了。

我一个人住在市中心租来的一套不算豪华,但也绝不是一般人住得起的公寓里。沈言,我是一个人住呢。

我记得你第一次到我家里时,皱眉问我,你爸妈呢?

我不加思索的回答,不知道。

你伸手把我抱在怀里,无奈的叹息,傻瓜,不要这般,我会心疼。

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不骗你。身世,离奇一词或许可以说明。爸爸的妻子不是我的妈妈,妈妈的丈夫不是我的爸爸。我的生身父母从未结过婚,可我却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我从不否认他们俩之间的深爱,也从不否认他们爱我,但这并不代表我的身份光明正大。

你听完我的诉说,目瞪口呆。

想你这素来淡定,历来稳重的少年都那般的吃惊,那我的身份的确够神奇。

此刻她说我不看看自己的德行,我实在是无话反驳。沈言,你知道,我不会骂人。她这般说,我只能给秦漠打电话。

直到一个红发的小哥叫你女朋友“雪姐”,我才知道原来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林雪,这个城市无人不知的娇娇女。

不过她与那帮人混在一起,委实奇怪。

我懒洋洋的站在原地等秦漠,他们似乎早就不耐烦了。

那红发小哥笑道:“唉,美女,这么冷的天,不如陪爷乐乐去吧。”

我喝了一口手中的白兰地酒酿珍珠,有些微醉,不耐烦的说道:“急什么,等个人。”

他笑得张扬,他说,不知你周大小姐傍上那个大款了?

我还未答话,秦漠熟悉的声音已经响起,他略带笑意的说道,张启,你越发出息了,连我的人你也敢动?

红发小哥闻言立马换了一副嘴脸,谄媚的看向秦漠说,原来是秦漠啊,您老人家的人我们自然不敢动,可如今……他话未说完,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林雪一眼。

林雪杏眼一瞪,看着秦漠恶狠狠的说道,秦漠,沈言素来不与你计较,你不要插手我的事。

我愣了愣,这才明白,原来你女朋友有点狗仗人势啊。可这都闹了半天了,主人怎么还不出现?

秦漠倒是好脾气,直接给你打了电话。

看着你那么迅速的到场,我目瞪口呆。我在想,你是不是一直跟着我的。

林雪见你,立刻欢快的跑到你身边,顺带着怨恨的瞪了我一眼。

你倒好,对美女的热情置之不理。

你说,秦漠,女人争风吃醋的事,你什么时候有兴趣的?

秦漠哭笑不得的瞪了你一眼。

我笑嘻嘻的与秦漠说道,你看,这狗的主人就是比狗懂事。

沈言,我想你那次的表情绝对是你活了十六年来最丰富的一次。

我说,秦漠,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就算是狗咬了你,你不能反咬,但起码也要找狗的主人要点补偿什么的啊。

秦漠未答话,你到先说了,你说,好啊,既然这样,我就勉为其难一下,陪你过一过情人节。

我摇了摇头,你不喜欢和不是男朋友的人过情人节。

你说,那不简单,你做我的女朋友不就行了。

我指了指林雪,无辜的说道,她是什么东西?

你看了她一眼,淡定的说道,不认识。

沈言,这世上绝对没有人比你脸皮厚。

秦漠看着我们像是玩游戏一般的三言两语敲定结局,无奈的说道,沈言,你好歹也给我们浅浅一个定情信物,免得我不好交代。

我觉得秦漠太可爱了,这般的话,他都说得出来。

你沉默了会,说,好。

然后,我看到你镇定的将脖子上的玉石取下来给我戴上,你说,这玉石是我们家传的,素来订婚使用。

我目瞪口呆,你也太认真了吧。我不过是玩笑。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块玉石,付出的代价是多么的大。

见到你妈妈的时候,她很是怜惜地抱着我说,浅浅,叫阿姨一声妈妈。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我说,阿姨,我不会叫,我,从来没有叫过爸爸妈妈这词。

她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抖着嗓子说,浅浅,你爸妈呢?

我摇头,不知道。

沈言,除了你,没人再知晓他们是谁。

她走的时候,已经从最初的欢喜变成了厌恶。

后来,你爸爸说,浅浅,我与你阿姨一直想要个女儿,不如你做我们的干女儿吧。

我愣了愣,不露声色的笑道,叔叔,您说笑呢,我向来习惯一个人了,突然有了家人会不习惯的,谢谢你们了。

他沉静的说道,习惯一个人了?那,沈言呢?

我闭上眼,原来,该来的还是挡不住。

无论怎么追求,无论怎么执着,有些事,注定不得圆满。

我说,沈言,只是秦漠的朋友,只是因为学习程度一样好,所以,是很好的搭档罢了。

他闻言看了一旁浅笑的秦漠,秦漠点头。

他笑道,浅浅,是叔叔多想了,你不要放在心上。沈言他下个月就出国了,手续都办好了,可这孩子又突然不去了,我想……他笑得尴尬,我听得厌烦。

我说,那我劝劝他,毕竟,我们这学习上的搭档相处这么久,彼此有些了解吧。

他离开的时候,笑得欣慰。

秦漠无奈的看着我:“丫头,你何苦呢?”

沈言,我何苦呢?

不过是为了一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便这般。沈言,我从不相信爱情的唯一,从不信缘分天定。

你走的时候,我站在机场的角落里,看着那一大帮人哭的哭,笑的笑,忽然觉得厌烦,厌烦这世间的一切。

你离开两年。

我与秦漠说,秦漠,你觉得沈言会记得我吗?

秦漠无奈,他说,丫头,你明知没有结果,我知道你向来看事明白些,这次怎么会这般的傻?

我抬头看了眼天,蔚蓝,我说,秦漠,我想沈言了。

秦漠笑得有些凄苦,他说,丫头,他快回来了,只是,听说他出了点事,似乎忘了你。

他以为我会哭,可我没有,这一切,我怎会不知道。

沈言,每周一次的电话,每天一封邮件。你的一点一滴,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说,忘就忘了吧,大致忘记的东西都不重要。

你回来的时候,我正是十八岁的生日。

我一个人坐在地毯上喝着爸爸派人送来的那瓶83年的法国红葡萄酒,吃着妈妈亲手做的蛋糕,不悲不喜。

我在等,等你的归来。

沈言,我们的生日只差一天,或者说,差了364天。

可是,没有人知道我的生日呢。

当那瓶酒快要喝完的时候,我躺在那块软软的波西米亚地毯上,惬意的望着天花板。

你风尘仆仆,居高临下的望着我。

我眨了眨眼,自言自语道,嗯?难道喝多了,幻觉了?

我抬手想摸摸你的脸,未触及到你,就被你一把拽起抱到怀里,你用力的抱着我,恨不得把我揉到你的身体里。

我在你怀里坏笑,沈言,你回来了,看,我一直在等你哦……

话未说完,你就霸道的吻上我的唇。明明是那么甜蜜的事,可我却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你全身发抖。我抱着你,用力的抱着,怕这是一个梦,我醒了,你便不在了。

你在我耳边低喃,你说,小孩儿,我想你了,我想你了。

你一遍一遍的说,每说一遍,心痛一分。

你问我,小孩儿,你后悔吗?

我忍住心中的疼,看着你好看的双眼,坚定的说,我将我最重要的东西,给我唯一深爱的人,永远不会后悔。

你的叹息带着一如既往的醉人的诱惑,我闭上眼,任由泪水滑落。

沈言,我从不后悔认识你,从不后悔成为你的女人。

唯一后悔的,是我不够勇敢。

如果当初,不是我执着的要你出国,我们是不是可以有另一个结局?

可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啊!

可是,沈言,为什么你最终还是离开我了呢?

如今我已近二十岁,站在繁华的都市看着天空的烟花,那一闪而逝的美,让我想起那个总是懒懒的笑着的你。

沈言,我想你,可你永远不会知道了。

凡世三千繁华,终究留不住你的身影。

那只唯有我俩以为是狐狸的小东西,最终还是没有熬过你离去的第一个冬日。这世上,如今真的只剩下我一人了。

生活一如既往,我依然是这般的过着。生活与之前没什么不同。只是回到了遇到你之前的日子。

遇到你之前的十五年我活的很好,没有你的后五十年,甚至更长,我活的依然会很好。

沈言,总归你是不孤单了,怎么说那只小狐狸都去陪你了呢。

可是,沈言,你就这样把我扔在世间,何其残忍?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雪。

我闭上眼,未哭。

多年前,你曾笑着对我说,不哭,很简单,只要三步。

第一,抬头。

第二,闭眼。

第三,眼泪就流回了心里。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lyee简子逸,文艺杂志百科创始人、之初青春人气网络文艺杂志主编,中国新秀人才发掘、时尚综艺娱乐网站之初网创始人,青春图书编辑,策划人,装桢设计师,曾为九零后多种书籍创作封面及插图,现致力于九零后后青春文艺事业发展、最青春新秀综艺娱乐品牌打造等。

行家更新